專訪梵志登:新樂季 樂團風格要更具彈性

全文轉載自《文匯報》,刊於 2013 年 5 月 17 日。全文連結下載報章版面

香港管弦樂團(港樂)近日公佈了新樂季,而音樂總監梵志登 (Jaap van Zweden) 終於首次出席了樂季發佈會。新樂季中,他會帶領港樂怎樣走?

「我和樂團的合作令我感到很高興。」梵志登說。在緊接著發佈會的專訪時段中,我問他明年與樂團的發展方向,他提到下一年將有更多時間與樂團演出,工作將會更密集。「這個樂季會有九至十個星期一起工作。這也令我感到與樂手關係特別密切,就像是一家人一樣。」

文:胡銘堯 圖:香港管弦樂團提供

重點曲目《聖馬太受難曲》

梵志登在記者會後接受專訪。

梵志登在記者會後接受專訪。

梵志登到任後,樂團的聲音產生了不少轉變。在我聽過的音樂會中,梵志登不但能激發出以前少見的動感,其弦樂的聲音更是強而有力。他曾長時間當過皇家阿姆斯特丹音樂廳樂團的首席,對弦樂組的合奏技巧自有一番體會。「過去一年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去工作,深入音樂當中。我們都走進了困難的細節,我們已經見到一點成果。」他形容,港樂是一支有潛質的樂團。而作為音樂總監的樂趣,就是去令樂團更加進步。「每個樂團都有進步的空間。作為總監,就是能站在較外圍的位置,去察看問題。」

來年的重點演出,對梵志登而言,是演出巴赫的《聖馬太受難曲》。雖然此作品在香港演出過好幾次,但據港樂介紹,港樂演《聖馬太》還是首次。梵志登認為,最重要的,是港樂還欠缺演奏巴羅克音樂的經驗。「我希望樂團能演奏所有作品,切合所有風格。而演奏重要的大作,就是要訓練樂隊在風格上有彈性,還有在預備不同技術層面時的作品有彈性。」而巴羅克音樂,將會是梵志登的重點。除了巴赫外,還有莫扎特。記得上年看他與樂團綵排莫扎特的鋼琴協奏曲,他和樂團都花了不少時間重複打磨。似乎今年他也刻意地給樂團一點挑戰:梵志登特別提到其中一場他指揮的音樂會,將演奏莫扎特較為長篇的小夜曲《大協奏曲》。

這有點像荷蘭的管弦樂團,特別地鍾愛用仿古風格演出巴羅克和古典作品,令人印象煥然一新。但是,梵志登立即說,他不是要港樂成為另一隊樂團。「我希望港樂成為港樂,而不是要學哪一支樂隊;我不希望只是把什麼東西抄過來。這裡已經有深厚的傳統,我只是希望樂團能更有彈性。像演奏莫扎特的話,那彈性就是要演得像室樂一樣,要每個演奏者都仔細地聆聽和回應,而樂團能演莫扎特、甚至是海頓,能適應這種室樂般的演奏風格,就是彈性了。」

與馬捷爾分享舞台

2013/2014樂季還有一個大計劃,就是找來了馬捷爾 (Lorin Maazel)作兩個多星期的密集演出。「他是一個偉大的音樂家,背後有著無數珍貴的經驗,而且他有一雙靈敏的耳朵。」梵志登如此形容馬捷爾。香港觀眾對他應該不陌生:他曾以紐約愛樂的總監身份,帶領紐約愛樂在香港演出,早前他亦曾帶領愛樂樂團來港,也頂替了慕迪指揮了香港的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會。但是,他與香港樂手卻鮮有合作。「我跟他說這個想法時,他很開放。以他曾擔任紐約愛樂、維也納愛樂、巴伐利亞總監等等無數的經驗,能與我們分享,真的令我感到有點驕傲。」

其實,港樂也有不少時間由客席指揮帶領演出,這計劃會有什麼分別?梵志登回應是希望透過國際級大師較長時間的參與,能提升樂團的水準之餘,亦可以與樂團建立更緊密的關係。「我希望我們能邀請到他們每年都來的指揮,與我們分享他們在世界舞台上的經驗。」今年馬捷爾來港,演的是巨著:由他改編的《無言的指環》,將《指環》濃縮和減去人聲的純管弦樂作品;人聲將在布烈頓的《戰爭安魂曲》中出現,合唱團、獨唱者及樂團分成三組,夾雜著拉丁文安魂曲的禱文和詩人歐文 (Wilfred Owen) 的詩,是愛好和平的布烈頓對戰爭的激動宣言。

梵志登在剛過去的第一個樂季,推出了一系列九時才開始的輕鬆樂敘音樂會,還找來了品牌設計T恤,樂師不穿西服而穿牛仔褲演出。今年他親自指揮其中兩場音樂會,下一年他將放手給別的指揮。是不是他的任務已經達成?「我最主要的任務是希望樂團能適應轉變;音樂會在九時開始,也是在嘗試找觀眾的喜好。」重點,還是在於彈性。他說,作為樂團的總監,他視每天都是轉變的一天。「每天都是新的,每天都有著轉變,我們只能每天都找可以進步的空間,然後將自己的限制再向外推。」他形容,這樣才是一個理想的指揮。

於 5 月 18 日之更正:前文提及馬捷爾帶領慕尼黑愛樂來港,實為愛樂樂團。

Share this post

submit to red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