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普蘭:莊諧並至的鍵琴大師

cover-couperin@2x.png

1726 年,庫普蘭在出版的《王室音樂會》中,勾劃出他一生融滙文化的願望:「法國與意大利的風格,分裂了法國音樂多年。對於我而言,我只追隨優秀的作品,並不存因着作者或國籍產生的偏見。我持着中立的見解,跟隨這些良好願景,直至現在。」

穿梭於意大利歌劇與非洲大戰的虛實 南非第三世界失序藝團《馬克白》

201305111280_0.jpg

萌生此製作概念的導演貝利寫道,正如歐洲人在殖民時期建立教堂,現在「消失在中非的森林或草原上;一個舊日留下的紀念,現在只剩陋室空堂,牆上佈滿彈孔、塗鴉和藤蔓,破敗不堪。」將莎翁與威爾第的兩大經典比作教堂,歌詞與音樂的彈孔,訴說非洲戰爭血的故事,就是整個製作概念的開端。

馬勒第八交響曲——輝煌的讚歌

full.jpg

馬勒第八交響曲於 1910 年 9 月 12 日在慕尼黑首演。這場首演,毫無疑問是馬勒人生最輝煌的一刻。他之前在維也納宮廷劇院擔任了十年的音樂總監,也是一位聞名、完美主義、工作狂的指揮。那時,他離開紐約回到歐洲大陸過夏天,並且指揮首演這首大作,公眾都熱切期待。

貝多芬: 點燃人心中火苗的巨人

cover-beethoven@2x.png

在交響曲中,貝多芬宣稱戰勝了這場沒有真正打過的戰爭。現實的他,聽覺愈來愈差。華德斯坦伯爵,軍隊開支令他的生活一直走下坡,直至完全潦倒。洛勃高維茲王子因着戰爭和他愛好音樂的開支,令他債台高築而避走維也納。現實中,我們在哪裏找到英雄?

巴赫:音符的工藝師

cover-bach@2x.png

今時今日,我們把巴赫看成為音樂之父,不單因為他寫了大量的作品,更因為他將每首作品,都像一件工藝品般,把它們打理得完好無瑕。雖然,他沒有為後世立下過理論,沒有留下文字去解釋音樂的原理,更沒有搭建如何以音樂打動人心的捷徑。他只遺留下千多首作品,讓我們一窺音樂的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