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竭力為善,愛自由甚於一切》:聯署聲明與貝多芬

download-1.jpeg

即使貝多芬未必原著那句說話、未必肯作為衝上前線的義士、願意服務權貴、甚至是只顧自己成功,他的為人未必給我們很多啟發,但他的理想、他將理想凝聚而成的藝術品,卻給後人反對專制、爭取自由,拋頭臚、灑熱血的激勵。

「Puppy Fat」的風暴──在風眼中的古典音樂樂評

053476-001_1318007_32_202.jpg

這觸及到一個大家都關心的問題,就是古典音樂如何邁進新世代。當音樂被重複演奏,作品在音符上沒有改變的空間,演繹者如何在新世代生存,甚至與作古的大師們競爭,成為很大的學問。大師們的唱片影碟,早已充斥市場。新一代的演奏家,怎樣在擠滿大師的空間中,建立自己?

略談世界合唱比賽和參賽選曲

10429384_10154428827325624_8183247134441903021_n.jpg

拔萃男書院合唱團剛在里加 (Riga) 舉行的 2014 世界合唱比賽青年男聲合唱組別奪得錦標賽世界冠軍。行文之時,世界合唱節仍在舉行中。除了世界各地的隊伍外,今年合唱節亦吸引了香港十支合唱團參賽。比起上兩屆的參賽盛況,香港隊伍今年沒有那麼踴躍,不過仍有幾百人遠赴拉脫維亞。究竟世界合唱比賽是什麼樣的比賽?

合唱決賽中的自選曲

Snapshot.png

學校音樂節的合唱比賽競爭激烈,已不是近幾年的事。合唱老師和指揮扭盡六壬,為要表現出眾,在自選曲上花盡心思。當然,這可以視為要爭勝而鑽盡空子,也可以視為求突破而費煞思量。畢竟,演出本來就是要表現自己,在舞台上發亮的一件事,選曲毫無心思,本身就是一件不太尊重舞台的行為。

記合唱總決賽聽到的兩曲

13587249634_9a44191fe5_b.jpg

作為樂評人,我常批評大眾關注的樂壇新聞,不外乎是什麼人在什麼比賽獲什麼獎,很少人關注他們的音樂到底是什麼、如何優秀和那個獎代表什麼。4 月 1 日,又是學界每年一度的音樂盛事:香港學校音樂節的中學組合唱總決賽。我在錄音棚中聽了一整天演出,評判結果沒有將最佳合唱隊頒了給常勝軍拔萃男女書院的隊伍,而是頒了給嘉諾撒聖芳濟各書院的女合唱團。

音樂會宣傳游擊戰

8884327921_7234fe4619_b.jpg

出任香港中文大學合唱團行政總監已一段日子,參與製作過好幾場不同規模的音樂會,現在為聖誕翌日與爵士名家 Howard McCrary 合作的《冬日戀曲》忙得不可開交。在這個以學生社團為基礎的藝團工作,與以往的全職工作經驗大有不同,其中最重要的不同,當然是我們工作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