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016-e1367896426408.jpg

如何愛上新音樂

音樂會前準備的不甚充足,造就了一定程度的無知。就容讓音樂的聲音直接給你填滿那一知半解。這道理,就如你愛上貝多芬第九後,不停地買唱片聽,到後來卻愈來愈難找到一個更令人傾心動魄的版本一樣。帶着一點天真與無知聽音樂,才會有機會把這次的邂逅浪漫起來。

IMG_5210-e1366559331132.jpg

陳田鶴編配《黃河大合唱》鋼琴伴奏版本首次印行

上星期與臺中友人查太元吃了一頓飯,席間收到他植譜的《黃河大合唱》合唱本,竟然有幸見證了他研究的誕生,委實有點感到沾了一絲的光。 冼星海的《黃河大合唱》雖然很是有名,但其樂譜的版本眾多而複雜,版本間差異甚大。莫扎特的《安魂曲》,同樣因着他的去世和未能完成,而衍生出多個演出版本。冼星海雖在 1939 年完成《黃河大合唱》,但首演版本的編配簡陋,樂器也很受當時戰亂的環境所限,只就地取材,樂團單薄而且組合奇特。1941 年冼星海在莫斯科完成了交響樂團的合唱版本,捨棄了首演版本的中國樂器,而採用了西方的常規樂團,加上中國敲擊樂寫成。 由年輕臺灣學者查太元植譜的《黃河大合唱》,是根據陳田鶴兩份為《黃河大合唱》所編之鋼琴伴奏手稿,並參考《黃河》首演版之文獻,校勘編輯完成,亦是陳氏鋼琴伴奏手稿之首次印行。陳田鶴師從黃自,與賀綠汀、劉雪庵、江定仙並稱為黃自四大弟子,逝於 1955 年,寫過為數相當多的聲樂曲、合唱曲和歌劇。查太元在譜首中寫道:「本譜稿相對較簡易,適合各程度之合唱團、歌詠隊使用,既易學易演,譜面亦較貼近《黃河》原始面貌,並有鋼琴伴奏增色質感,較原譜設計之中西混編樂隊更為適應當今觀眾審美,是冼星海譜曲之《黃河》二部手稿中,目前最易於演出又不貼原貌的加工譜本。」 除了適合演出外,樂譜有着貼近文本校訂版本 (critical edition) 的參照,仔細紀錄手稿與印刊文本中之校訂理據,是學術上甚為嚴謹之編訂。除此之外,更值得我拍案叫絕的,是查兄仔細到連字體的選用,也參照了以往中國大陸出品的樂譜的字體(特別留意樂器之字體)。 他剛在逢甲大學完成的碩士論文,是詳細研究《黃河大合唱》之原初版本,其 網頁 亦有 徵求藝團演出《黃河大合唱》的啟事。

danielharding1.jpg

《閱藝 Festmag》| 兩個十年 一種氣度:英國指揮丹尼爾.哈汀

2003 年,香港藝術節在預售時公佈倫敦交響樂團即將訪港,指揮是俄羅斯元老羅傑斯特汶斯基 (Gennady Rozhdestvensky)。那時,還引起過一陣期待。但後來,羅氏卻不能如期赴約。在 2004 年 3 月音樂會舉行之時,站在指揮台上的,不是令人引頸以待的元老大師,而是英國樂壇新晉丹尼爾.哈汀 (Daniel Harding)。

談社團

要一個團體成長,行政效率是相當重要的事。效率高,別人自然會找你做更多、更大的事。簡單如付款也做不好的組織,沒有人夠膽跟你談大生意、大製作。而社團往往面對層出不窮的行政死局,往往只有等待和用一些偏門方法解決眼前問題。這架構根本就不是能讓團體健康成長的架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