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_old_wine_01_leonard_bernstein_collection1.png

伯恩斯坦 DGG 全集 The Leonard Bernstein Collection Volume 1

伯恩斯坦,是筆者的古典音樂啟蒙老師,當中自不然有大量的童年回憶。這裏的 59 張唱片,最值得聽的,我認為除了是貝多芬、布拉姆斯的經典外,更重要的是另一位 B 字頭的作曲家:他就是伯恩斯坦。伯恩斯坦的偉大,除了是把古典作品演個翻天覆地、在電視上熱情地向觀眾介紹古典音樂的伯恩斯坦外,更重要是他是位嚴肅的作曲家。

photo.jpg

貝勞拿域的德伏扎克交響曲全集

貝勞拿域曾於 2000 年香港藝術節期間來港,指揮布拉格國家歌劇院演了楊納傑克的《耶奴法》。當年能在香港一看《耶奴法》,實在感到無比高興。捷克愛樂來港,帶來又是不多機會聽到的樂曲,真的叫人高興。你準備好聽新鮮的音樂沒有?

Snapshot.png

合唱決賽中的自選曲

學校音樂節的合唱比賽競爭激烈,已不是近幾年的事。合唱老師和指揮扭盡六壬,為要表現出眾,在自選曲上花盡心思。當然,這可以視為要爭勝而鑽盡空子,也可以視為求突破而費煞思量。畢竟,演出本來就是要表現自己,在舞台上發亮的一件事,選曲毫無心思,本身就是一件不太尊重舞台的行為。

13587249634_9a44191fe5_b.jpg

記合唱總決賽聽到的兩曲

作為樂評人,我常批評大眾關注的樂壇新聞,不外乎是什麼人在什麼比賽獲什麼獎,很少人關注他們的音樂到底是什麼、如何優秀和那個獎代表什麼。4 月 1 日,又是學界每年一度的音樂盛事:香港學校音樂節的中學組合唱總決賽。我在錄音棚中聽了一整天演出,評判結果沒有將最佳合唱隊頒了給常勝軍拔萃男女書院的隊伍,而是頒了給嘉諾撒聖芳濟各書院的女合唱團。

91dGKSQySuL.jpg

一直發燒的人生 王羽佳專訪

王羽佳的訪問,由知道她一直發燒的消息開始。她在英國來港時已經一直在病,只是因為顧及演出而沒有服藥,來到香港,唱片公司的經理人急急帶她去看醫生。但是,當我們傾談時,她卻絲毫沒有一點病的跡象。「我的人生是一直在發燒吧,哈哈。」之後的訪問,她還是在嘻哈大笑。琴前琴後,她是同樣的率性。

Lohengrin_4734_Timo_Seppalainen_Ita-Savo.jpg

水土不服的《羅恩格林》

現實的場景,城堡的磚塊,長劍的單打獨鬥,到最后誣捏者的妻子吞槍自盡(那是軍人式的吞槍,不是指向太陽穴電視劇的那種),全劇錯置在不同時空。友人看了首場,搖頭歎息,說我胸襟廣闊,大概會看得高興。從觀眾歡呼與罵聲的此起彼落,也大概得知觀感兩極,散場之後,好的讚好,罵的大罵。藝術是現實的寫照,正是如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