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11280_0.jpg

穿梭於意大利歌劇與非洲大戰的虛實 南非第三世界失序藝團《馬克白》

萌生此製作概念的導演貝利寫道,正如歐洲人在殖民時期建立教堂,現在「消失在中非的森林或草原上;一個舊日留下的紀念,現在只剩陋室空堂,牆上佈滿彈孔、塗鴉和藤蔓,破敗不堪。」將莎翁與威爾第的兩大經典比作教堂,歌詞與音樂的彈孔,訴說非洲戰爭血的故事,就是整個製作概念的開端。

ERI_0040.jpg

黃學揚:音樂是左右腦的協奏曲

近年,在香港正統音樂界有一個年青名字甚為活躍,年不過四十已曾創作及編寫逾百首樂曲,而且當中不乏獲獎佳作。他相信自己之能夠在音樂路上穩步發展,全賴兩個字:機遇,可是從他謙厚的個性中,卻不難發現在每次遇見機會的同時,他對音樂這藝術角色更有一份深刻的反覆思考;這位年青作曲家就是黃學揚。

147049965.jpg

重尋音樂的感動

離開音樂廳之時,前面的兩位女士為之讚歎:「都是沒聽過的音樂!但又幾好聽。」忽然,對於入場聽音樂會,我多了一重體會。我們或許是求新,又或是追憶,但是我們聽音樂,無非希望再次讓我的靈魂,被音樂拍打一下。我們希冀那曾感動過我們的音樂,讓這些聲音再撼動心靈;我們希冀那新鮮的聲音,開啟我們心中多一扇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