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奏樂章

胡銘堯的曲給人的印象一向是結構的組織而且非常理性,但又充滿悲涼的意味。這首曲也不例外,緊密的對位和動機的發展,令人不期然聯想起蕭斯塔高維奇以及巴爾托克的音樂。這首曲是胡銘堯在畢業後不久所創作。也許因為不必應付學院要求的壓力,他在很短時間內便完成了這首曲。樂曲的發展非常流暢,速度和氣氛變幻多端。

胡銘堯曾形容這首曲好像「溫水煮蛙」。青蛙浸在溫水中初時很適意,絲毫沒有察覺水溫在上升。當青蛙察覺時已經太遲了,一切轉變得很快,不知不覺間水已煮沸。用這個來形容音樂說來有點滑稽,也有點荒誕,卻傳神地表達了這首樂曲的進程。樂曲裏沒有任何主題完全地再現,所有素材都在不停地變化,以相似卻不同的面貌顯現。樂曲不知不覺地發展,當聽者察覺巨變時,音樂已經把聽者從一個地方帶到另一個地方。

樂曲由三件弦樂器開始,以近乎葬禮的速度進行。當鋼琴加入,弦樂撥奏出現另一個動機,恍惚是一個警兆。樂曲的速度緩緩加快,弦樂開始出現緊張的上行半音階。當樂曲進入激烈的快板,音樂已經變成災難性的悲壯。直至到了中段,樂曲開始時的動機似乎在F小調山現,但其氣氛已有所改變,表面的平靜隱藏暗中的不安。鋼琴突然一道急速向下行的音階,將情緒再次激動,之後音樂猶如被發動機推動,越來越緊張。弦樂一段短的過渡句子,將音樂稍為放鬆,引領到急板之後,音樂再次高昂,最後四件樂器以強而有力的高潮終結。

﹣樂曲介紹:李昌

Quartettsatz by Dennis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