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遊蹤」講座系列由胡銘堯主講,由作曲家生平作起點,穿越時空地域,探索作曲家身處的社會與文化,以嶄新的論述與豐富的內容,帶來新鮮的視點。繼東歐站、俄羅斯站、法國站與奧地利站,今年講座重返德國,帶來七位德國作曲家的生平與作品,以德國浪漫主義為軸,探討作曲家的音樂與作品對現今的影響。

講座內容介紹

雖然巴赫被許為「音樂之父」,我們對他的生平的理解,很多時都不是來自他第一身的解說。他留下的片言隻語,或許是寫給主理城市官員的信函,或是留下在教堂的文件。更詳盡的,就只是他死後兒子為他所立的訃聞。可是,他身後的名氣,卻遠遠超越在生時為人所識的鍵盤工匠。我們將探討為何一生未曾踏足德國國土以外的巴赫,會被認為是音樂之源。

德爾生於德國,但他一生極盛的名氣,卻是因着他在英國寫意大利歌劇而來。他的歌劇,在他死後一如同時期的歌劇一般,乏人問津。但他好些作品,卻抵得住歷史巨輪推陳出新的力量,一直在英國演出不斷。雖然,韓德爾的音樂被標為「古老音樂」,但卻與巴赫相反,韓德爾沒有一刻在歷史上消失。他不單是一位成功的作曲家,更是一位企業家和面向世界的音樂家。

他是拿破崙的支持者;他拒絕富有貴族的支持,以自己的力量將音樂帶給大眾。貝多芬為音樂帶來革命性新出路的形象,深入民心,加上他與自己的角力與人生的起跌,與家人朋友、甚至自己的愛恨情仇,鞏固他在我們中目中英雄的印象。他晚年很多作品,在生時被認為不適合演奏;可是他的遠見,卻找來了跨越時間的聽眾,也為以後的世代,留下巨匠的身影。

韋伯原本是位成功的鋼琴家與作曲家,在歐洲多地甚有名氣,但其後因着窺空公款而身陷牢獄。當時,他與他父親在皇帝面前御審,被判罪成,並被逐出城都,身無分文。結果,他要重拾新生,帶着往昔對音樂獨到的眼光與視角,為德國寫下獨到而與別不同的歌劇。憑着《魔彈射手》,韋伯成為德國浪漫主義的先軀。

通往拜羅伊特之路——1843 年,華格納接手德累斯頓宮廷樂長一職,1849 年離開並前往瑞士蘇黎世,身上卻背負一張拘捕令。那是歐洲動蕩的年代,宮廷開始崩壞,民主呼聲高漲。但是,華格納與革命義士同伙,並不是單純出於政治理想;他認為,藝術作為人類最崇高的活動,應該從獲利的思維中解放,才能得以捕捉人文精神的精要。他窮一生為此目標努力,並以大型的作品來把理想實現。

指環,與整體藝術的理念——華格納夢想有自己的劇院,演自己的音樂戲劇,就是音樂與文字平起平坐的新樂種;而在劇院中欣賞他的偉大成品,將費用全免。拜羅伊特的劇院,根據他的設計理念而興建,而他亦在這新建的劇院中,首演幾天才能完成的樂劇。這些大型的樂劇,實踐他整體藝術的理念。大眾漸漸理解這龐大、複雜而盡顯華格納音樂天才的作品,趨之若騖,並付上不菲的費用,前往拜羅伊特朝聖。

「奧地利人中生於波希米亞的人;德國人中的奧地利人;世界上的猶太人。」馬勒曾經形容他是三重無家可歸。那個時候,說德語的地域,也在糾結於自身的身份問題。馬勒的音樂,某程度上為這些問題提供出路,但更重要的是表達了文字所不能陳說的深刻情感。前往馬勒個人的深處,我們發現狂喜、鬱結、神聖與俗氣,也讓我們理解將要發生令文明深陷於濠溝泥沼的災難的文化背景。

當他完成了具自傳色彩的《英雄的一生》之際,理察.史特勞斯或許沒有想過,自己還有半個世紀的人生在前頭。他將要親自目睹世界大戰、納粹崛起、然後又是一場世界大戰。他早年就獲得享負國際的聲譽,憑着交響詩與歌劇叱咤音樂廳與歌劇院。他的音樂華麗而多變,可是他比華格納更懂隱藏音樂的意思。隨着他平靜地完結的一生,德國的浪漫主義年代也隨風而逝。

門票現已發售

門票現已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由 15.05.2019 -至 03.07.2019 逢星期三晚上7:30舉行。

講座專題文章

講座專題文章於講座開始時派發予入場觀眾,及於此網頁發表。

cover-handel@2x.png

韓德爾:叱咤英倫的音樂大班

與韓德爾同期的所有作曲家,包括與他同年出生的巴赫,都幾曾淹沒於歷史之中,要待死後若干年後的人重新發現、整理與演出,才將往昔的寶物好好保存。

cover-bach@2x.png

巴赫:音符的工藝師

今時今日,我們把巴赫看成為音樂之父,不單因為他寫了大量的作品,更因為他將每首作品,都像一件工藝品般,把它們打理得完好無瑕。雖然,他沒有為後世立下過理論,沒有留下文字去解釋音樂的原理,更沒有搭建如何以音樂打動人心的捷徑。他只遺留下千多首作品,讓我們一窺音樂的玄機。

主辦
「音樂遊蹤」講座系列由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文化節目組 主辦。

2018 系列:奧地利站

奧地利是「音樂之都」維也納所處之國家,亦是孕育出無數偉大作曲家之地。經過多年哈斯堡王朝的統治,其獨特的文化背景,令古典音樂逐漸興起。其國境內的優美景緻、多個民族、不同文化的共處,令奧地利的藝術音樂,有著追求哲理的理想、又有令人無比愉悅的歡暢。「音樂遊蹤」講座系列載譽歸來,今次將由胡銘堯帶領大家暢遊奧地利,以作曲家的生涯與作品,剖析這個歐洲最有影響力的王朝中的音樂、文化與歷史。

「音樂遊蹤」講座系列:俄羅斯站已於 2018 年 4 月 18 日至 6 月 6 日 舉行。

cover-berg.png

貝爾格:以血肉寫成音符的自傳者

貝爾格一生的音樂,卻是充滿「血肉」:這句「血肉」(Fleisch und Blut),既存在於少年時與瑪莉書信中,希冀熱情地抱着他親生的女兒,也存在於歌劇《伍采克》的歌詞之中。

cover-wolf.png

胡爾夫:盡訴人生激盪起跌的馭火者

胡爾夫的一生,只為音樂而活、為音樂而狂。他的歌曲,有着輕鬆有趣的詼諧、成長掙扎的痛楚、愛情肉慾的感性和悲天憫人的愁鬱。他的歌曲,訴說着最真實的人生。

cover-bruckner@2x.png

布魯克納:大器晚成的交響曲大師

布魯克納從不是一位表現成有強烈主見的創作者。出身於鄉村的布魯克納,在花花世界的維也納,他表現得像個異類。人生充滿猶疑,他的音樂卻展現出超越時代的信念。

cover-strauss@2x.png

約翰.史特勞斯 :鼓動人心的舞曲大王

史特勞斯感性的旋律、演繹生動的樂團,令音樂有着無限生氣。雖然他一生只投身於舞曲之中,但他憑着他的名氣、生意頭腦和對音樂的獨特觸覺,贏得世人的尊重,也將維也納的音樂帶到歐洲各地以至全世界。

cover-schubert.png

舒伯特:遊走人間悲喜的流浪者

1824 年,舒伯特的病,為他帶來不同的毒瘤和疼痛。他向友人說,他是世上最不幸與受詛的人。他回想起最早年譜寫歌德作詞的詩歌:「平安離我而去,心情沉重悲鬱;我再也找不到它們了。」年青時譜的歌,他現在每天都在唱。

cover.png

車爾尼:浪漫之始的見證人

承傳着貝多芬的精神,車爾尼正是十九世紀開始、浪漫時代的重要見證人。他的教學,提攜了一代鋼琴家;他的教學法,建構了我們現在所定義的經典。

mozartfb.png

莫扎特:精益求精的音樂天才

莫扎特一生追求簡單直接的音樂。他樂思滿溢之餘,手也得跟得上頭腦的速度。可是簡單直接、豐富的產量,卻在細緻之處見盡心思。一念之間,莫扎特譜出的,盡是精巧的傑作。

Haydn1.png

海頓:虛心為音樂服務的父親

1795 年,年屆 63 歲並闊別家鄉多年的海頓突然獲得邀請,造訪出身地盧勞市。海頓六歲時,離開這個在奧地利極東部的村莊,開展了學習和音樂之旅。經歷了成功的倫敦巡演之後,他回來出身地,看見村民為他豎立的大理石雕像,百感交集。他帶着隨行友人,看看故居的火爐堆,回憶起小時候,孩童海頓坐在火爐旁把玩提琴,在父親旁以音樂渡時光。

2017 系列:法國站

浪漫而精巧,細緻而富想像力。法國作曲家的音樂就像葡萄酒,小小的變化足以刺激人類感官,微微的苦澀令人喚醒無盡幻想。廣獲好評的「音樂遊蹤」講座系列在 2017 年重歸太空館演講廳,胡銘堯將帶領大家遊歷法國,品嘗法國的優秀音樂,仔細剖析當中的巧妙,聽盡八位作曲家的人生故事與經典樂章。

「音樂遊蹤」講座系列:俄羅斯站已於 2017 年 1 月 4 日至 3 月 8 日 舉行。

ravel.jpeg

拉威爾:真摯熱情與工整完美的混血兒

拉威爾在回憶錄中說:「不論是對我自己還是對別人的益處而言,我從來沒有感到需要將我的美學原則設下公式的必要。如果我真的要這樣做,我會着自己像莫扎特如何直率地對待自己的音樂。」

Claude_Debussy_ca_1908_foto_av_Félix_Nadar.jpg

德布西:追求音樂自由的放浪者

德布西靜靜地開展了二十世紀的新時代。他直接地影響着以後的作曲家,也根本地開啟了音樂創作的新思路。他沒有提倡過新的學說,卻是以自己敏銳的觸覺,帶領音樂走出新的方向。

Gabriel_Fauré_1905.jpg

佛瑞:浪漫而精緻的啟導者

理解佛瑞的音樂,欣賞當中的創見與精巧,是認識法國音樂發展的重點,也讓我們更瞭解與我們時代更近的音樂。

Saintsaens.jpg

聖桑:酷愛自然的古典專家

聖桑一生對動物有無比興趣。有一次,他發現眼前的螞蟻,頑強地抵禦他的手指的按壓,說:「我投降了,我對它的勇氣無比敬佩。相比之下,有哪個人類,可以抵禦一個長得比艾菲爾鐵塔更高的巨人?」

hector-berlioz-photo1.jpg

白遼士:敢於幻想的做夢者

由幻想到現實,白遼士經歷了當中充滿矛盾的一生。他的音樂,因着了無束縛的幻想力,解開音樂的無窮可能。他的聲音新穎,即使是當今現在,也是新鮮得令人詫異。這些新可能,或許只有如白遼士一般自由馳聘於想像世界的人,才能敢於做到。

Francois_Couperin_2.jpg

庫普蘭:莊諧並至的鍵琴大師

1726 年,庫普蘭在出版的《王室音樂會》中,勾劃出他一生融滙文化的願望:「法國與意大利的風格,分裂了法國音樂多年。對於我而言,我只追隨優秀的作品,並不存因着作者或國籍產生的偏見。我持着中立的見解,跟隨這些良好願景,直至現在。」

2015 系列:俄羅斯站

大地結霜,人心卻火熱。俄羅斯雖身處極北之地,但俄羅斯人卻是熱情的民族。俄羅斯作曲家的音樂,不單直接地訴說強烈情感,更婉轉地道出這大地盪氣迴腸的歷史。繼德國與東歐廣獲好評的「音樂遊蹤講座系列」,2015 年胡銘堯將帶大家遊歷俄羅斯音樂瑰寶,深入淺出討論俄羅斯獨有文化,重溫耳熟能詳的調子,也介紹更多值得認識的音樂。

「音樂遊蹤」講座系列:俄羅斯站已於 2015 年 5 月 27 日至 7 月 29 日 舉行。

Shostakovich.jpg

蕭斯達高維契:狹隙間迴盪的自由之聲

蕭斯達高維契為歷史留有十五首交響曲、十五首弦樂四重奏,還有大量嚴肅、詼諧、澎湃與深刻的音樂,讓後人好好解讀來自一個活在壓迫下的靈魂,如何默默地在狹縫中向世界高呼。

Sergei_Prokofiev_02-hl.png

浦羅歌菲夫:反樸歸真的音樂男生

浦羅歌菲夫一生追求音樂中的創新,甚至是要像小孩般的不拘小節、反樸歸真。他不願、也不屑以廉價與即時的音樂效果,取悅觀眾與評論人。

Igor_Stravinsky_LOC_32392u.png

史特拉汶斯基:集各家大成的革新者

「音樂就是讓人認識現在的唯一領域。受先天所限,人只能屈服於時間流逝……音樂的現象告訴我們,它唯一能建構的,就是人與時間的坐標。」史達拉汶斯基的一生,正活出在時間時間快速流逝下所能做的事:不斷創作。

scriabin_great_russian_0008-F.png

史克里亞賓:冥想藝術真理的異士

史克里亞賓留下了一本綠色的記事本,把天馬行空的思緒記下。「我希望以我的獨特,把一切吞噬。」他寫道。「世界尋找神。我尋找自己。世界顧盼神。我顧盼自己。我就是世界。我在尋找神,因為我就在尋找自己。而人類啟蒙的歷史,就由我的尋找與歸來之時開始。」

rachmaninoff-featured.png

拉赫曼尼諾夫:放逐於新世界的舊貴族

美國作曲家卡潘特形容拉赫曼尼諾夫對於當代音樂的重要性,在於「他就是敏感於新與舊世代的踏腳石,是過去與新潮的音樂強而有說服力的連繫。」這正是拉赫曼尼諾夫獨特之處:他是活在新世界的、消失了的貴族。

Sibeliusfb1.png

西貝流士:孤身走音樂路的民族英雄

1924 年,西貝流士完成了他的大作第七交響曲,同時他開始與自己苦戰。「我的人生很快完結:當準備開展新生時被突然終止,那是何等的悲劇。」他這一刻不知道的,是他的人生還有三十多載的寂靜歲月。

Porträt_des_Komponisten_Pjotr_I1.png

柴可夫斯基:遊走夢想與現實的魔法師

史特拉汶斯基 (Igor Stravinsky) 認為欣賞柴可夫斯基的音樂相當容易,也令他一直以來被人認為是平凡。他說柴可夫斯基音樂的細節與當中的創意,一時無兩。「在我認為,他是我們國家之中,最能堪稱俄羅斯作曲家的音樂家。」史特拉汶斯基為他大力申說。

Ilya_Repin_-_Портрет_композитора_М.П.Мусоргского_-_Google_Art_Project.jpg

穆索斯基:打開現代主義之門的業餘音樂家

穆索斯基音樂中的原創感,或許來自他沒有受過正統音樂教育,或許來自他獨特的觸覺。雖然他一生完成的作品不多,但他的友人在其身故後大力推廣他的音樂,正因為他的音樂有着不能取代的獨特性。

2014 系列:東歐站

東歐有着瑰麗的大地、質樸的人文和複雜的歷史,這片土地也孕育了音樂史上最具活力和創意的作曲家。繼上年德國作曲家講座系列叫好叫座後,胡銘堯將重返演講廳,道出八位作曲家的故事,配以精選樂曲,窺看這些獨特音樂的背後的血淚春秋。

「音樂遊蹤」講座系列:東歐站已於 2014 年 5 月 21 日至 7 月 16 日 舉行。

bartok.png

巴托:沉醉鄉土民風的現代主義者

巴托獨特的音樂語言,來自沉浸於民族音樂中的原始,結合現代音樂中對音樂元素的細緻操作,提鍊出個人的聲音。他以既嚴謹又獨具創見的作品,深藏着力量與情緒的音樂,影響一輩子的作曲家。他以行動告訴後世,民歌不是點綴音樂以加添鄉愁,而是讓世人聽見遙遠大地上生活的人的呼吸聲。

Martinu_1943.png

馬天奈:從塔頂走進世界的旁觀者

馬天奈的家庭,也有點與別不同。他的爸爸是鎮中的火警守望員,也負責敲響教堂報時之用的大鐘。因着這特殊的身份,馬天奈一家住的,正是鎮中最大的聖雅各教堂鐘樓上的小舍。住在二百級樓級上的小舍,可以飽覽一般市民無法欣賞的波希米亞田園景緻,但也同時為馬天奈帶來一個與世隔絕的童年。

Karol_Szymanowski.jpg

史曼諾夫斯基:上下求索藝術真義的思想家

1937 年,波蘭的《音樂》雜誌出版了史曼諾夫斯基的紀念專集,回憶他的一生。其中一篇文章,回顧他一生所寫的音樂。「他的作品的秘密,就是隱藏着真摯、直率而具深度的說話。這些作品,來自一種來自深處的創作慾,音樂內容,擺脫了日常的問題與困擾。在蒂摩蘇夫卡長時間的創作,令他深深進入幻想與神秘的奇異世界,也成為了他音樂風格的主要情感。」

l1054115892.jpg

楊納傑克:暮年激情的幻想家

楊納傑克的音樂,的確有着超現實的感覺。他以簡約的音符,表面上寫着些像說話般沒有詩意、重複性相當強、配器甚為離奇的音樂,但是從中卻有着澎湃的情感。他深信自己是個愛國者,甚至有點強逼性,從他充滿民歌色彩的音樂中,也可以感受到他對捷克民族的激情。

Antonin_Dvorak_31.7.1870.jpg

德伏扎克:連繫新舊世界的橋樑

德伏扎克讓捷克民族音樂能在歐洲樂壇紮根,正是掀起了整個世界尋找自己聲音的浪潮。在他以後,一個又一個作曲家,會在音樂中表達自己民族獨特的聲音。

Bedrich-Smetana.jpg

史密塔納:尋找民族真摯聲音的先驅

短短的音樂過後,李斯特起來捉着史密塔納的手。史密塔納甚為激動。李斯特說:「這位作曲家有顆真摯捷克的心,是因着上帝而來的藝術家。」

Frdric_Chopin_by_Bisson_1849.png

蕭邦:以鋼琴懷鄉的流亡詩人

蕭邦無法踏足波蘭,但他的名聲卻在波蘭一直維持,甚至被認為是波蘭人在歐洲的典範。他的名聲遍及德國、英國,他在萊比錫出版的樂譜,在波蘭極之暢銷,很多都在開售後幾天被賣清。波蘭自 1795 年喪失自主後,只能在藝術間帶出民族意識。在波蘭人眼中,蕭邦是一位為波蘭發聲英雄般的作曲家。

Joseph_Haydn.jpg

海頓:虛心為音樂服務的父親

1795 年,年屆 63 歲並闊別家鄉多年的海頓突然獲得邀請,造訪出身地盧勞市 (Rohrau)。海頓六歲時,離開這個在奧地利極東部的村莊,開展了學習和音樂之旅。經歷了成功的倫敦巡演之後,他回來出身地,看見村民為他豎立的大理石雕像,百感交集。他帶着隨行友人,看看故居的火爐堆,回憶起小時候,孩童海頓坐在火爐旁把玩提琴,在父親旁以音樂渡時光。

2013 系列:德國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