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尋音樂的感動

147049965.jpg

離開音樂廳之時,前面的兩位女士為之讚歎:「都是沒聽過的音樂!但又幾好聽。」忽然,對於入場聽音樂會,我多了一重體會。我們或許是求新,又或是追憶,但是我們聽音樂,無非希望再次讓我的靈魂,被音樂拍打一下。我們希冀那曾感動過我們的音樂,讓這些聲音再撼動心靈;我們希冀那新鮮的聲音,開啟我們心中多一扇窗。

水土不服的《羅恩格林》

Lohengrin_4734_Timo_Seppalainen_Ita-Savo.jpg

現實的場景,城堡的磚塊,長劍的單打獨鬥,到最后誣捏者的妻子吞槍自盡(那是軍人式的吞槍,不是指向太陽穴電視劇的那種),全劇錯置在不同時空。友人看了首場,搖頭歎息,說我胸襟廣闊,大概會看得高興。從觀眾歡呼與罵聲的此起彼落,也大概得知觀感兩極,散場之後,好的讚好,罵的大罵。藝術是現實的寫照,正是如此。

《閱藝 Festmag》| 藝術大融和

317_large_04.jpg

今年香港藝術節有兩齣音樂家別出心裁的構思──影像配音樂──的節目。第一個是俄羅斯音樂家路迪重構抽象畫派始祖康丁斯基 (Wassily Kandinsky) 1928 年的舞台製作《圖畫展覽會》。另一齣影像配音樂的製作,澳洲室樂團的《珊瑚礁》則朝另一個向度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