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報》| 蘇德賓 技驚四座的鋼琴新星

全文轉載自《文匯報》,刊於 2011 年 2 月 25 日。全文連結下載報章版面

年輕鋼琴家葉夫蓋尼.蘇德賓(Yevgeny Sudbin)來港演出,主辦單位飛躍演奏香港不惜工本大賣廣告,結果獨奏會全場滿座。而這位今年只有三十歲的鋼琴家,除了是技驚四座外,對樂曲深刻的演繹亦叫人難忘。

雖說是新星,出生自俄羅斯的蘇德賓,與瑞典唱片品牌BIS灌錄唱片已經超過七年。這唱片品牌,著重藝術與音響品質的平衡,而他當時怎獲得青睞?蘇德賓說,他的經理人將錄音寄給不同的唱片公司,BIS雖沒有簽新藝人的計劃,卻對蘇德賓一聽難忘,結果讓他加盟。錄完廣獲好評的史卡拉第後,BIS更讓蘇德賓自由地計劃曲目。

於是,他的史嘉爾亞賓(Alexander Scriabin)專輯面世,獲《留聲機》雜誌評為「最別出心裁的曲目選擇,以現時已有單張史嘉爾亞賓之唱片而言,這是演得最精彩的一張。」這亦是筆者注意這位演奏家的原因:史嘉賓亞賓是位俄羅斯後浪漫大師,其音樂極為複雜,甚至帶有濃厚的神秘感。蘇德賓演史氏的作品,技術不單出眾,而他緊緊掌握音樂的脈搏,收放自如,更是少見。

而另一讓我感到好奇的,是唱片的樂曲簡介,全都由他撰寫。我問他為甚麼要這樣做,不交給其他人代勞。「我很喜歡寫作。我覺得寫作在我而言是自然不過的事。我只是將我對樂曲的觀感和見解寫出來。當然,這裡牽涉了不少歷史材料,但我很愛從歷史中看音樂的意義。我認為這些對音樂家都相當重要。」演奏家是作曲家與聽眾的中介人,他們將音符的意義,以音樂作為媒介,傳播予現代的人。「作為音樂家,我自然有我的見解:我只是將我的見解,透過音樂和在文字上,告訴我的聽眾。」這個似乎是謙卑的任務,但對所有音樂家而言,確實是金石良言。

魔鬼般的超技

蘇德賓1月19日在香港演藝學院舉行的音樂會,沒有史嘉爾亞賓,更沒有大型俄羅斯鋼琴作品,開始的是史卡拉第的三首奏鳴曲。他的觸鍵一如俄系鋼琴家的扎實,而且在快速的段落裡,彈得擦鎗走火般,難掩著光輝的炫技,但是他卻好好地掌握了音樂的呼吸,而且每粒音符無甚瑕疵,音樂極具層次。至於被蘇德賓形容為「古靈精怪」的蕭斯達高維契前奏曲(作品34其中四首),在他的手下並不特別鬼馬,雖然是簡單的樂曲,亦聽到他對每顆音符的控制都相當仔細。

巴羅克與現代小品過後,蘇德賓主力演奏浪漫鋼琴大作。蕭邦的第三及第四敘事曲,忽然沒有了開首小品的冷靜,他像是整個人給扯進了音樂的漩渦裡。激動的重擊,共鳴箱充斥了聲音,反而令人感到混濁。不過,之後的李斯特卻呈現了他的另一面:對音符細意打造,樂音色彩鮮明。似乎,蘇德賓只要將澎湃的情感抽離一點,然後加上他超乎魔鬼般的超然技巧,對音樂反而恰到好處。

演過了李斯特的《夜之和諧》,音樂會以技巧要求甚高的拉威爾《夜之加斯帕》作總結。明顯地這也是別出心裁的編排。雖然《夜之加斯帕》並不以李斯特任何一首作品作為藍本,但拉威爾的鋼琴作品,受李斯特不少啟發。蘇德賓為《水妖》開了個頗快的速度,那一陣為營造平靜水面而寫的快速和弦,彈出來是那樣毫無難度,技巧之高叫人驚歎。《絞刑架》的詭異,源自貫穿整首樂曲的鐘聲和一堆了無生氣的和弦。雖然,蘇德賓在場刊中寫這種氣氛帶來了「無可扺抗的張力」,但他演得淡然平靜。強大的爆炸力,留待最後的怪物《史卡波》,彈得毫無保留,用上誇張的速度,盡量的炫技。樂曲的威力,在於那近乎歇斯底里、忽然而來的強音,像是怪物的突襲,然後忽地潛藏。鋼琴家作為一個說書人,全情投入講這個有點神經質的故事,又要顧著音樂的呼吸和層次,更要在鍵盤上拚命的彈奏,難度非常之高。蘇德賓掌握了此曲的脈絡,再加上那逼人的氣勢,入木三分。

蘇德賓的技巧光芒四射,但更見他是個成熟而具見解的演繹者。他在演奏上的強烈個性,並不單純是指頭上的技巧,而是對音符小心的控制和對氣氛的掌握。這位新一代俄羅斯演奏家,對各種風格的廣泛涉獵,技巧高超而又演出細膩,叫人刮目相看。

Share this post

submit to red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