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掛料 | 謝卓飛走人

前晚坐車回家,聽到電台吵耳女主持不停問議員怎樣交待謝卓飛 (Graham Sheffield) 辭職。我一邊坐車一邊罵。人家辭職,就是擺面明落你面。從來這份工跟文化藝術無關,只是一班既得利益者怎樣去瓜分九龍半島新有而又僅餘的土地。

如果要起文化場地的話,一個字「Proceed」就行了,用不着這麼多廢話。

博客 黃島主 寫了這些,實在最好不過。

事實上,所謂西九文化區計劃,明為文化,但暗裏不涉及地產勢力亦不可能。一個從老遠來港吃慣炸魚薯條的英國佬,沒有人脈,沒有勢力,單人匹馬要做這個計劃的總裁,根本是天方夜譚。謝卓飛本身在藝術界有名氣,但出任後方知道自己可能是無兵司令。聘其出任,買其名聲,到最後謝卓飛可能發覺自己只是個羊頭,下面賣著狗肉。
《活在桃花島》

以文筆辛辣稱著的 Norman Lebrecht 也戲稱「想必是曼徹斯特的氣候讓他好過來。」(The Slipped Disc) 事實上,連領導了 Barbican Centre 十五年的人也做不來的工,我也不知道世界上還有甚麼出眾的藝術行政領袖能做得來。若不是這個 project 在本地文化藝術上有着解不開的難題,就是西九在文化藝術上毫無關係。

而我認為,以上兩者皆是。

Leave a Reply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