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柴的魔力

起初對古典音樂着迷的人,總會着迷過柴可夫斯基,我也不例外。

600full-pyotr-ilyich-tchaikovsky

我還記得,家中第一部總譜,就是從圖書館借來的第一鋼協,結果當然是珍而重之的把它們都翻印了。之後,就是《1812》、《意大利隨想曲》、後三部交響曲。邊聽着柴可夫斯基懾人的音樂,再翻着樂譜,看他神乎奇技的筆觸。

後來,古典音樂的世界漸漸地大,柴可夫斯基也聽得有點膩了。讀過馬勒、史特拉汶斯基的樂譜,就覺得柴可夫斯基寫的簡單。自自然然覺得聽老柴的,都是初哥。沒有再為老柴的音樂添唱片,也很少再去發掘他老人家的音樂。

可是,柴可夫斯基總有他的魔力。簡單的幾個音符,就已經有驚心動魄的效果。一個悅耳的旋律,總要繞着耳邊轉好幾天。今天聽幾首聽過的老柴,第一次去翻這些樂譜。寥寥幾顆音,淡淡的幾個升降符號,簡單的樂器分佈,就足以叫人感到斷腸、驚險與悸動。

再發現美好的東西,感覺坦然舒暢。迷失了好些時間去尋找,原來叫人感動的東西,不一定要很高深、複雜。就是這些以為要聽得太多的樂曲,正正有能力令人感受何謂刻骨銘心。

Share this post

submit to reddit

發表迴響

scroll to top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