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勒月

這個月,聽馬勒也聽得中了毒,浮浮沉沉間寫了不少文字。

不少人抱着如此疑問:為何要聽馬勒的音樂?馬勒說他的交響曲,把世界都包含在內。裏面有的,不單是華爾特駐足在看的奧地利崇山與湖泊的壯麗,而是由溫婉、跌宕、激昂與絕望交織的人生。這裏頭的七情六慾,只怕是教人不期然地沉重起來。

所以,聽完這些唱片,心情自然也蹦緊起來。

最有趣的,是從雜誌編輯收到的新唱片,竟然有西貝遼士的交響曲集。他與馬勒幾乎站在對立面。西貝遼士盡力為樂曲創立本身的規律,馬勒卻認為交響曲就是整個世界,如此而已。於是,西貝遼士的交響曲愈寫愈濃縮。馬勒把一生的每分每秒都用盡在創作上,西貝遼士卻在最後三十年都無法寫作,彷彿他的音樂世界在第七交響曲已到盡頭。

這兩位作曲家風格迵異,但或許他們兩人在山的兩邊鑽,也會在大山的底部相遇也不定。

Share this post

submit to red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