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報》| 愛演戲,也愛歌唱—抒情女高音艾德曼

全文轉載自《文匯報》,刊於 2011 年 7 月 1 日。全文連結下載報章版面

文:胡銘堯

一年半前,一位歌劇博客這樣寫:「你認識德國抒情女高音莫卡.艾德曼 (Mojca Erdmann) 嗎?這刻不認識的話,我擔保你用不消幾年間便認識了。」

艾德曼的冒起,有點兒像拉脫維亞女中音嘉蘭莎 (Elīna Garanča)。兩人都生於音樂家庭,都在薩爾斯堡莫扎特節擔任年輕的女主角而備受囑目,然後被大唱片公司簽約,事業扶搖直上。還有,兩人也是公認的美女。

艾德曼出生於德國漢堡,爸爸是長笛手兼作曲家,所以她在很年輕時就學音樂。「不錯,音樂家像是我與生俱來的職業,我沒有想過其他可能。自小家中就充滿着音樂,走音樂家的路也路變得自然,我也沒有想過能做其他甚麼!」艾德曼在訪問述說她的音樂的童年:3 歲學長笛,再加入合唱團,6 歲學小提琴,但紿終最愛唱歌,長時間在漢堡的合唱團中浸淫。她認為,現在能成為多才多藝的歌唱家,她的家庭功不可殁。

2006 年,她在薩爾斯堡莫扎特節擔任莫扎特《薩依德》(Zaïde) 努力追尋愛情的主角,一鳴驚人。之後接手的,就是演唱海頓的歌劇。今年她將會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首次登台,演的是華格納《齊格飛特》的一名女角和莫扎特《費加羅的婚禮》中的新娘子蘇珊娜。「我在那華格納歌劇所演的,只是一隻雲雀啊,不等於我就是一位華格納女高音了。反而,演唱當代作曲家的音樂,才是我的一項專長。」艾德曼在 2010 年演唱了德國作曲大師黎姆 (Wolfgang Rilm) 的歌劇《迪奧尼修斯》,擔任女主角,令艾德曼的份外囑目。「由於爸爸是個作曲家,所以我能接受更多新聲音。」而除了黎姆、華格納和莫扎特,她亦會演貝爾格的《露露》和理察.史特勞斯的《玫瑰騎士》中的蘇菲,她的履歴表可算是相當充實,演唱不同類型的歌劇得心應手。

不過,艾德曼對莫扎特音樂的熱情,卻似終沒有減退。「我覺得莫扎特筆下的女角色,都很令人着迷。」艾德曼善於以她的演技和歌聲感染觀眾,是少有的演、唱皆精的歌手。「我愛唱歌,也愛在台上做戲。莫扎特的情感,算不上深藏不露,但是要把情感發揮,我花很多時間在腦中琢磨,究竟這位女主角當時想的是什麼。」

就連藝術歌曲,她也會這樣做。艾德曼涉獵不少藝術歌曲,與歌劇音樂不同的,是藝術歌曲未必有很強的故事性,但樂曲卻常有着強烈的張力。「我會想像歌中的人物,把每句歌詞都設定場景,在演唱的時候,我會在腦海中掀起一幕一幕的場景。我集中精神,就是希望聽歌的人也能感受到我腦海中的畫面。」這種做法,聽落有點新鮮。艾德曼反駁說:「其實都不是什麼新鮮,畢竟唱歌的人就是想將情感直接注入聽中的心坎裏。」目的一樣,只是手法不同而已。

艾德曼與馬勒室樂團,在萊比錫馬勒節演出,這個節紀念馬勒逝世一百周年,邀請了世界幾個大樂團,一口氣在五月下旬演了馬勒全部交響曲,演出還在網上直播。緊接着的,就是馬勒室樂團巡迴亞太區,演奏與馬勒節完全一樣的曲目。「我很喜歡馬勒的音樂:只可惜寫給女高音的音樂並不多。樂曲變化多端,永遠是對唱歌者的考驗。」艾德曼說。馬勒室樂團以年紀年輕著稱,這正好適合馬勒的音樂。「今次我們唱了馬勒年青的音樂,關於青年的種種,亦因而帶着強烈的衝動和情感。」

樂團年輕,亦與艾德曼合拍。「這個樂團敏感度很高, 對音樂有很靈敏的回應。這是唯一一隊樂團我能聽到真正的弱音,具質感、而又非常弱的弱音。這需要極靈巧的工夫,但他們就是做得到。」

不論是歌劇還是藝術歌曲,總有令艾德曼着迷的地方。「你說我是多變的歌手,是的,因為我就是 愛唱歌、愛演戲,而音樂就是充滿驚奇,對不?」


Photo © Felix Boerde / DG

Share this post

submit to reddit

發表迴響

scroll to top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