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大地之歌》觸目新拍擋

全文刊於 2011 年 8 月 29 日《信報》

20110830-115748.jpg

文:胡銘堯

香港管弦樂團樂季開鑼,先以《大地之歌》饗聽眾。對於馬勒迷來說,打開樂季的小冊子是,大概會先被這個名字吸引:米雪.迪揚 (Michelle DeYoung)。

聽《大地之歌》,總會令我不期然地先注意誰是那女低音。《大地之歌》是馬勒晚年的交響曲大作,其中六個樂章,男高音與女低音各佔一本,分擔獨唱部份。不過,女低音唱的幾個樂章,全都負載着馬勒沉重感情,尤其是佔了整首交響曲近半篇幅的最後樂章,望着夕陽西斜,接着下來黑暗的長夜,似乎永遠不會再有日出。已知患上心臟病的馬勒,自只大限將近,以音樂向大地吶喊,向一切所愛的沉重地永別。

以音樂寫深夜,馬勒似乎特別鍾愛女低音。馬勒第三交響曲中的《午夜之歌》,以尼采的詩譜曲,從深沉的世界中呼喚永恆。這個被馬勒標為奧秘的樂章,交由女低音一手包辦。迪揚之所以令馬勒迷認識,大概應該是她唱的馬勒第三。這位女中音,曾灌錄過三個馬勒第三的錄音,最早的是與路柏斯-高寶士 (Jesús López-Cobos) 與辛辛那堤交響樂團,後來與三藩市交響樂團和芝加哥交響樂團,指揮的分別的狄信.多瑪士 (Michael Tilson Thomas) 和海廷克 (Bernard Haitink)。後來她憑與狄信.多瑪士的錄音,獲得她職業生涯中第三個格林美。

後面的兩個近期錄音,可謂呈現了兩個大不相同的迪揚。在狄信.多瑪士的棒下,她的演唱顯得細緻而感性,像是叫世人儆醒的呼喚。相反,海廷克的馬勒三帶着旁觀者般的冷靜,她的演唱卻均勁有力,聽上去深沉而帶點冷酷。

這位馬勒三專家,最近愛上了演《大地之歌》,而她的指定拍檔,就是澳洲的男高音斯凱爾頓 (Stuart Skelton)。她在 2009 年與芝加哥交響樂團演《大地之歌》,在剛倫 (James Conlon) 指揮下,就與斯凱爾頓一拍即合。2012 年 3 月,這個搭擋將再次攜手,與芝加哥交響再來合演《大地之歌》,操刀的則是另一位馬勒老行專布萊茲 (Pierre Boulez)。迪揚曾出現在布萊茲近期的馬勒第二交響曲錄音中,擔綱着《原光》一曲的獨唱,與布萊茲可謂諗熟。這個陣容,早幾個月當芝加哥交響樂團新樂季推出之時,也引起過一陣馬勒群組和報章的討論。

所以,意想不到的,竟然是二人先結伴前來香港演出,實是幸事。斯凱爾頓的唱片目錄,沒有如迪揚般這樣觸目,但令人觸目的反而是他參演的歌劇。他是一位擅演華格納歌劇的男高音,也憑着演布烈頓的《彼得.格林》中的男主角,而獲得讚賞。《大地之歌》中的男高音,雖然篇幅都比女聲的短,不過一開始以舉杯暢飲的豪情放聲高歌,歌頌青春、歌頌美麗的大地,盡是把激情燃燒的詩句,音樂的激動令人一聽難忘。聽過他參演《大地之歌》的廣播,高音帶着無比質感,實在是演唱這樂曲的理想人選。

九月二、三日的兩場《大地之歌》,是兩位獨唱家首次在香港舞台亮相。早前傳出了迪華特 抱恙不能來港的消息,港樂方面快速地找來了雲尼斯 (Lawrence Renes) 領導。這位與迪華特同鄉的年輕指揮,剛在上個樂季才帶領過港樂演布魯克納第五,亦曾在九十年代灌錄過馬勒全集。他會如何處理這馬勒的告別作,加上兩位都位都是紅人的馬勒獨唱專家兼拍擋,自然令人帶着期待。

Leave a Reply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