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滙報》| 國際室內樂音樂節開鑼:激情探戈.炫技弦樂 擦出室樂火花

全文轉載自《文匯報》,刊於 2012 年 1 月 6 日。全文連結下載報章版面

文:胡銘堯

新一屆國際室內樂音樂節首次由林昭亮擔任藝術總監,時間亦由往年年尾改為年頭。25位來自世界各地、中國內地和香港的音樂家,將參演6場演出、7場免費演出及3場大師班,這音樂節堪稱是歷來規模最大的一年。

新任藝術總監林昭亮曾以獨奏家身份多次來港獻技。今次擔任室內樂音樂節的藝術總監,將他多年籌辦和推廣室樂的工作,推展至香港。他在2001年開始,於美國擔任拉荷亞音樂協會仲夏音樂節的音樂總監,將音樂節擴展至成為當地的音樂、爵士樂、新音樂的盛事,當中音樂家陣容星光熠熠。作為熱愛室樂演奏的音樂家,他的經驗可謂讓香港的音樂節更添精彩。

室樂的精妙,在於音樂的演奏掌握在幾位樂手之中。細微的動作,如每位樂手的呼吸,都影響到音樂的演出。更微妙的,是幾位樂手的相互交流。一舉手一投足,一個深呼吸,音符只差少許,卻令整個演出更難忘。這些都不是唱片能捕捉得到的,因為凝結的氣氛、屏息的期待,都無法在麥克風中留下痕跡。要完整地感受室樂,只能近距離與樂手共同分享音樂的樂趣。
 提起室樂,自不然想起海頓、貝多芬等德奧大師,但音樂節的開幕演出,沒有德奧作品,卻有激情的南美探戈和意大利的精緻樂曲。要討論南美洲的作曲家,首先當然要說皮亞蘇拉(Astor Piazzolla)。他在傳統的阿根廷探戈中,把賦格、前衛的和聲、爵士元素共冶一爐,創立出他所稱為「新探戈」的樂風。

皮亞蘇拉本身是位班多琴(bandoneon) 的演奏家,而他在美國成立過幾隊組合,都是圍繞著班多琴加上幾件其他樂器的隊伍。在這些五重奏、八重奏的組合下,他寫了非常多新的探戈作品。在他晚年,他被更多古典樂手邀請寫作,以傳統的古典音樂組合,注入南美的熱情樂風。

格利荷夫(Oswaldo Golijov) 則是現時在歐美最活躍而且著名的阿根廷作曲家。他的家人在20世紀初由俄羅斯移居至阿根廷,而他也吸收了兩大音樂文化:猶太音樂和阿根廷探戈。他開始起草《最終回》(Last Round) 一曲的時候,正是皮亞蘇拉中風之時。皮亞蘇拉於1990年在巴黎中風,音樂事業隨即停頓,不足兩年間便於1992年逝世。格利荷夫形容,皮亞蘇拉的離開,像沒有向任何人講再見一樣,而《最終回》的標題,就像讓皮亞蘇拉的靈魂再一次甦醒,作最後一次奮鬥。

所以,整首樂曲內的9件樂器(兩隊弦樂四重奏和一支低音大提琴),就像一部大型的班多琴,由開始時壓縮呈現激烈的音樂,到最後像是一個沒有完結的嘆息,彷彿就是向皮亞蘇拉致敬。開幕音樂會的上半部分就包括了格利荷夫與皮亞蘇拉激情的音樂。

音樂會的另一部分是意大利音樂。韋華第是協奏曲大師,音樂會中包括他最著名的《四季》,分別由四位不同的小提琴家擔任獨奏,果然如音樂會標題一樣,盡是名家,火花四射。《四季》近來多了室樂版本:樂團的規模縮小,但每位樂手變得更重要,焦點不全都落在獨奏家身上。有分演奏這次《四季》的,都是獨當一面的演奏家,他們既能擔綱獨奏成為鮮花,也能成為綠葉的一份子。但是,以他們的音樂造詣和對音樂的熱情,肯定都有份令音樂「擦槍走火」。除了星光熠熠外,樂手與樂手間如何產生奇妙的互動,也令人感到分外好奇。

音樂會另一首意大利作品由玻特希尼(Giovanni Bottesini) 所寫。與韋華第一樣,他也是一位弦樂獨奏家,不過他精通的卻是與小提琴相反的另一極端:低音大提琴。他憑著本身天賦,在米蘭學院就讀時,以驚人的速度學通低音大提琴,更被譽為低音大提琴中的帕格尼尼,創新拉奏的技巧,挑戰演奏的難度。他於晚年時,在1880年寫成雙協奏曲,充分讓演奏家的手指示範如何在那長長的弦線上舞動,也可以一洗這樂器笨重的形象。

Share this post

submit to red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