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文化中心,記得熄電話

一直以為音樂會響電話,不會在文化中心音樂廳發生。情況有變了。因為音廳竟然收到電話!

音樂廳向來一點訊號也沒有。不過,上星期六聽白建宇,電話響了幾遍。今天晚上的荷蘭皇家音樂廳樂團,也有電話響。原來微弱的電話訊號,已經穿過那厚厚的粉紅磚牆。

紐約愛樂總監基爾拔 (Alan Gilbert) 指揮馬勒九的最後樂章,電話響起,氣得基爾拔把音樂會中斷。而這位斯諾伐克的中提琴手聽到電話鈴聲,即席發揮,成為瘋傳片。

這鈴聲與令基爾拔震怒的並不一樣,但卻吸引過哈梅林 (Marc-André Hamelin) 寫過一首《Valse irritation》。不知他來香港的獨奏會會不會有這首做安哥?

2 thoughts on “入文化中心,記得熄電話”

  1. 話說BRSO Last Nigh 首 Bruckner 5 都俾電話鈴聲吵到,搞到要restart

    1. Dennis Wu says:

      好在唔係最後先響啫!

Leave a Reply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