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唱片 | 巴倫邦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

這麼多貝多芬交響曲,為什麼還要推出新貝多芬錄音呢?一個很重要的原因,貝多芬的音樂,總是帶點世界性。就算你不是古典音樂的愛好者,貝多芬這個名字卻毫不陌生。就算你沒有聽過他的交響曲,《快樂頌》總會琅琅上口。

最近收到的一套唱片,是巴倫邦 (Daniel Barenboim) 指西東合集樂團 (West-Eastern Divan Orchestra) 的貝多芬交響曲。這隊名字古怪的樂團,是 1999 年由巴倫邦與薩依德 (Edward Said) 所成立,聚集以色列、巴勒斯坦及阿拉伯成員,一起演奏音樂。這些人在不同的國家中,可能互相敵對,但卻在這個音樂平台上,互相分享音樂經歴。而唱片叫 Beethoven for All,顧名思義,就是貝多芬給全世界的人。

巴倫邦與薩依德在《並行與弔詭》一書中,兩人一起討論政治和音樂,實在是一本不能錯過的書。其中一章,花了很大篇幅去討論貝多芬,那是在巴倫邦與柏林國立歌劇院演過全套貝多芬交響曲後的一席對話。這段對話,討論到曲式,討論到貝多芬寫交響曲的心情,後來還討論到歴史:

巴倫邦:我對許多今天的音樂作品感興趣,也深受吸引 … 我不希望生命裡沒有他的音樂。但是對我而言,貝多芬不是一個過去的作曲家。他是個現代作曲家。你知道,貝多芬作品的重要性不下於某於今天所寫的作品,有時還更有過之。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以一種發現感來演奏貝多芬的作品,好像它是今天新寫的一樣,而且對布列茲的新作品有足夠的了解,這麼一來,你便能以演奏過去的音樂所擁有的那種熟悉感來演奏這些作品。

薩依德:但是,歴史給人的悲憫感,你要怎麼說呢?這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換句話說,過去之所以是過去。而我認為,之所以尊重它、崇敬它、在乎它,不只是因為我們能把它帶到眼前,展現它與現代之間的關係,也是因為它是過去。

正因為「貝多芬不是一個過去的作曲家」,巴倫邦再重新一次經驗這位作曲家,以現在式的體驗。他的音樂,對現代的社會,仍有着深遠的意義。

***
早前,我在我的 Facebook Page 問「如果你打開一盒全新的貝多芬交響曲,你會先聽哪一首?」大家七嘴八舌。我以行動證明,我先聽了第三。《英雄交響曲》實在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它的劃時代,就由開頭兩個降 E 大調的和弦開始(慎入)。貝多芬把古典的奏鳴曲式玩得淋漓盡緻,又不忘開玩笑。它是我第一首接觸的古典音樂。它有着不可取代的位置。

其他人的原因呢?他們沒有說,只留下「第九」、「第七」… 我其實很有興趣知道,什麼原因令你喜歡貝多芬。

在和環球唱片的公關閒談之際,心生一計。容許我攪個小型的「我最愛的貝多芬交響曲」問答,答得令我最滿意的,就送你一套新的巴倫邦「貝多芬交響曲全集」唱片,讓你回家聽你最愛的交響曲(其他八首都送你啦)。在此感謝環球唱球唱片送出唱片!

玩法如下:在接下來的兩星期在這頁以下留言,說說「我最愛的貝多芬交響曲」,或在我的 Facebook Page 中「我最愛的貝多芬交響曲是…」的 post 留下回應,即當自動參加。截止日期:7月22日(星期日)香港時間晚上 11:59:59。評審完畢後,會由專人(我)通知!

Share this post

submit to red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