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鍵上的嫵媚舞姿:巴斯與丁允晞鋼琴二重奏

聽完巴斯與丁允晞的鋼琴二重奏音樂會,甫出音樂廳門,我和太太交換了兩句:音樂很熱,觀眾卻有點冷!

bax_chung_1_lo_horizonal-460x400_Qvqws_600x0

說音樂很熱,也只是把演出過份簡化的言論。這兩位鋼琴家夫婦演出的,頭三部都是「炸琴」一流的傑作:魯道斯華夫斯基 (Witold Lutosławski) 的《帕格尼尼主題變奏曲》,把好端端的帕格尼尼主題煎皮拆骨,大膽而粗野的和弦,必定是彈琴人發洩時的妙品。史特拉汶斯基 (Igor Stravinsky) 的《彼得魯斯卡》 (Petrushka) 向來都是四手聯彈的上佳作品,十分難度,十二分表現力。拉威爾的《圓舞曲》既是華麗,又是癲狂。總之三部樂曲,一不留神,總會把鋼琴輕易的炸掉。

音樂會開始前,主辦者飛躍演奏的總監費詩樂 (Andrea Fessler) 說了一番簡短但溫暖的開場白。她說第一次聽巴斯 (Alessio Bax) 是在幾年前,那時她在北京,一聽他的演出,覺得十分抒情。我聽完他和太太丁允晞 (Lucille Chung) 一開始的《帕格尼尼主題變奏曲》,就立即覺得費詩樂的話所言非虛。通透的和弦穿梭於中音區的跳音,這實在令人喜出望外。這首寫於 1940 年代的作品,雖然短少,但他們處理變奏間的對比與變化,甚是點題。對於聽慣阿嘉莉殊與友人一貫把琴炸得稀爛的演繹,今次聽這兩夫婦的演出,或許會覺得太過文雅,最後變奏就是沒有得勢不饒人的氣燄。即或又此,那又何妨?

對於這兩位鋼琴家你我一方,面對面相隔十多呎的距離,一點亂子也沒有,甚至是齊整度十足,可以說是令人稱奇。《彼得魯斯卡》不是常聽開的三樂章版本,完整的芭蕾舞給改到鋼琴四手聯彈上,總不及管弦樂版色彩艷麗。樂曲原來的緊湊,也因着沒有樂器不同聲音而變得略為單調。丁允晞嘹亮而爽朗的高音,在巴斯清脆的和聲上起舞。原樂曲一個 glissando 衝撞的結束,換來了 1949 年版的平靜。琴沒有給拆掉,但還是換來足夠熱烈的掌聲。

下半場開始,又把第二台鋼琴推回中間。拉威爾的《圓舞曲》不長,但還是雙鋼琴中的經典。拉威爾向來都是改編專家,自家改編的《圓舞曲》,將管弦樂中的細緻都捕捉到鋼琴中。最教人滿足的,就是圓舞曲細緻的速度變化,猶疑的重拍和輕而急的弱拍,兩人都顯得傳神而契合。

最後的樂曲,大抵是這對夫婦最精采的傑作。四手聯彈的皮亞梭拉 (Astor Piazzolla) ,丁允晞改彈低音部份。她那猶疑的低音旋律,像極一位喝了一點酒而微醉的手風管手,徐徐把風盒拉開。探戈的舞姿,雖沒有在大會堂的舞台上擺動,卻因着這滿有躊躇的琴音像活現眼前。有一刻他倆還要一邊彈、一邊擁抱:坐在右邊的巴斯,把左手伸到極低音的琴鍵,丁允晞就倚在丈夫的胸旁,單手彈着躍於中音的旋律。唉呀,三隻手的音樂要如此安排,在編曲上當然是多此一舉,但是這一男一女擁在一起的舞姿,豈不是探戈的精髓?音樂散發着誘人的性感與嫵媚。宣傳中的文案強調他們兩人像一體般演奏 (“They play as one”) ,我倒又不太覺得這樣:探戈要兩個人才好看,就是要有男與女的對比。巴斯與丁允晞同樣在風格上有着對比,但他們的合拍,卻真是叫人稱羨。

順帶一提其中一首加奏,是布拉姆斯的第二匈牙利舞曲。正是我在講座中播的那首,不要再加奏第五了,好不?

演出資料
日期:2013 年 11 月 5 日(星期二)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Share this post

submit to red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