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古典爵士的鋼琴家 Uri Caine

文章刊於 2014 年 1 月號 MuShake。

文:胡銘堯

e4c51d65f9a27e4ee6f5d7b290487147

作為古典音樂的樂評人,我不多談論其他音樂。走進唱片店,就只會在古典小房子中的幾行徘徊。打開 YouTube,給我介紹來的,不是這首交響曲,就是那首協奏曲。不多談論,或許只是因為耳朵太偏狹。

但是,我偶然也樂於為這對偏狹的耳朵找些新刺激。Uri Caine 可說是其中一位令我衷心佩服的爵士鋼琴家。

認識 Uri Caine 的大名,是因為他拿了我的偶像馬勒 (Gustav Mahler) 來跨界一番。馬勒是位奧地利交響曲作曲家,以音樂真摯而深刻地譜寫人生的悲喜。Caine 竟然打這位近乎神級的作曲家主意,把交響曲的好些片段,改編給他的爵士樂隊。高尚的交響曲,竟帶點市井的味道。

可是,這卻令我們回想馬勒的童年,流連在捷克邊境市鎮酒吧的情境。他的爸爸本身就是開酒吧,年少的馬勒,每天見證着酒吧中的生活點滴。樂手在酒吧吹響破舊的樂器,男男女女圍着桌子嘻哈喧鬧。

Uri Caine 曾被馬勒學會提名,將他的唱片選為年度最佳唱片,惹來一陣反彈。「你沒有資格把馬勒的音樂攪成這樣。」 Uri Caine 說:「我只是找回那原初的史料,再這些當成即興演奏的材料來演奏一番。」聽他的演奏,不難發現他對音樂的認真和仔細,而不是借古典音樂嘩眾取寵。 從他的音樂中,可以暫時把那嚴肅的作曲家擱下,找回那挨在酒吧桌旁的馬勒。這不是更有血有肉嗎?

Leave a Reply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