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ca 模擬年代錄音精選禮盒

聖誕節後的最佳活動是什麼?大朋友回答:拆禮物。

這盒唱片,跟隨我其他在聖誕前買的東西,放了在家個多月原封不動。整個 11、12 月忙得透不過氣。聖誕開工完畢後,終於可以給這個期待已久的唱片拆盒了:Decca 的「模擬年代」禮盒裝,跟 DGG 111 周年盒裝、菲利浦盒裝等一樣,以原本 LP 封套,包裝了 50 套唱片(合共鐳射唱片 54 張)成限量禮盒。不過,打開唱片大盒,發現與其他盒裝的設計有些微差異,開法不同之餘,還有一顆小磁石把盒蓋關密。

11601317136_be200b36d7_o

裏面的大碟,全都是來自 Decca 1950 至 1970 年數碼年代還未降臨之際。我們現在常說的 Decca 聲音,大概就是從這些經典錄音而來。Decca 的錄音不單有一種獨特的活力和光采,音樂的場景也特別遼闊。當然,最著名的,少不了獨特的置咪法「Decca Tree」;當大多立體聲錄音會用兩支咪高峰來錄製立體聲時,Decca 率先採用 T 型的咪陣。這種置咪法,令監製可以找到既能用盡左右兩聲道,而中間亦感到飽滿的聲音。

老手們腦海中的蘇堤、馬哲爾、安素美等指揮的印象,幾乎與 Decca 獨特的立體聲不能分割。蘇堤與芝加哥交響樂團的剛勁、馬哲爾黃金年代的活力、安素美的含蓄和色彩斑爛,與唱片一樣,留下獨特的印記。當然,這盒唱片能重溫的,少不了這幾位大師。

不過,要提到選曲的話,這盒精裝卻少不免教人喜出望外。立即留意到的,是罕有的錄音:胡爾夫﹣法拉利 (Ermanno Wolf-Ferrari) 的一幕歌劇《蘇姍媽的秘密》(Il segreto di Susanna) 和拉洛嘉 (Alicia de Larrocha) 彈的西班牙協奏曲集是最搶眼的兩張。好些唱片也不好找:安素美指揮奧涅洛 (Arthur Honegger) 的交響曲與及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第二交響曲、邦寧指揮馬斯奈的《領袖》(Le Cid) 等等,都是很值得留意的好音樂。

當然,這盒裝少不了經典的演繹,但值得一讚的,是裏面的心思。德伏扎克的交響詩由專家卡堤斯 (István Kertész),不是最大路的選擇;鄭京和的錄音,有那經典的法朗克小提琴奏鳴曲,和同樣經典卻常被忽略的華爾頓小提琴協奏曲;路殊 (Pascal Rogé) 的眾多鋼琴錄音,選了我沒有的德布西前奏曲第一集,拉威爾歌劇《孩童與魔法》(L’enfant et les sortilèges) 就是我喜愛的安素美版本。怎能沒有馬勒?這 54 張唱片中,只含蓄地包括了蘇堤的馬勒第二。

拆唱片很快,但聽唱片卻必定很慢。誰叫這裏有 70 多個小時的音樂?這就是我喜愛音樂的地方了:沒有時間,你斷乎不能說「我把音樂聽過了」。這個新年,我不愁沒有美妙音樂伴隨。你呢?

祝新年快樂。

Share this post

submit to red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