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德爾的《以色列人在埃及》

文章為「對弦音樂節」之專題文章。音樂會於 2013 年 9 月 8 日舉行。全文及文章英文版可於此下載。

This is a feature article on Handel’s Israel in Egypt for Counterpoint Festival 2013.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may be downloaded here.

Counterpoint-Festival-Israel-in-Egypt-1

韓德爾現在被譽為偉大的神劇作曲家,但他本人向來不是一位忠實的宗教主義者。1732 年前,他在倫敦之所以享負盛名,全因他是位一流的意大利歌劇作曲家,甚至能吸引到諸如是法里萊利、卡法萊利和塞奈仙奴等歐洲歌劇界的名星閹伶。但是,一連串偶然的事件,會使韓德爾離開歌劇的道路,而創作沒有佈景、不需要服裝的神劇。

當中,好些是現實的原因。雖然倫敦的歌劇蓬勃,但畢竟它本身是一個商業活動,靠的是門票銷售和訂購的收入,而不是資助。歌劇院要以天價聘請歌聲演出,收入和支出只是勉強平衡。歌劇是星光熠熠的社交場合,沒有明星襯托和娛樂版般的新聞,本身就不太受注意。雖然,韓德爾在歌劇界中收入不錯,而且薄有名氣,但是作曲家和劇作家從來不是歌劇的賣點,就連宣傳用的材料,也未必提及作曲家的名字。只要銷售情況稍差,歌劇院便面臨倒閉。1730 年代,韓德爾雖然要在英國發展二十多年,但經濟前景卻只是一般。

1737 年,貴族歌劇院關閉,對於這個對手離場,韓德爾理應鬆一口氣。事實上,他卻和英皇歌劇院的經理海德格面臨另一個難題。新劇季即將開始,和韓德爾有過合作關係,而又剛與他打完對台的歌手,因着貴族歌劇院倒閉而離開英國。雖然好些貴族歌劇院的訂戶轉投英皇歌劇院,但訂票情況始終未如理想。然後,1737 年 11 月 20 日,英皇佐治二世的妻子加露蓮皇后逝世。這位皇后,與韓德爾稔熟,倫敦因着悼念她,所有劇院都停演六個星期。這真的令幾位以歌劇維生的人雪上加霜。

《以色列人在埃及》和《掃羅》兩部神劇,在 1739 年短時間內完成。雖然,這兩部作品可視為他面對歌劇的窘境而作的應變,但這卻不是韓德爾首次嘗試神劇這新曲種。1707 年,當韓德爾在意大利時,他寫了《時間與真理的勝利》,實驗一下神劇如在沒有動作、演出、場景和服裝下,如何能帶出音樂和文字的意思。1718 年,韓德爾寫了《以斯帖》,是為第一部英語神劇,作為他的歌劇《阿西斯與伽拉忒亞》同場演出的作品。這兩部神劇都受一定情度的歡迎,曾在 1737 年重演。

這時,韓德爾在形勢上似乎稍為佔優。在復活節前的一星期,包括大齋期的星期三及星期五,劇院都不能上演戲劇與歌劇,以符合這應以崇拜和禁食為主的神聖節期。韓德爾以他在手的神劇,卻能在這些劇場關燈的日子安排演出。雖然,這樣做給衛道者批評為「一點也不虔誠」,但他卻實在能賺得收入。《以色利人在埃及》還是會走這個劇院黑暗日子的檔期,在 1739 年的大齋期上演。

就在這時,韓德爾知道神劇是一個創作上的出路:成本低,不須昂貴的佈景,倫敦更不乏能唱流利英語的歌手,演出人員不假外求。神劇在任何時節都可演出,而最重要的是,英國觀眾似乎對這新的劇場品種十分受落。

於是,韓德爾一口氣寫了《以色利人在埃及》和《掃羅》兩部神劇,可視作他一生的重要轉捩點。雖然,音樂上兩部劇的風格相當不同。《掃羅》於 1739 年 1 月首演,有着非常戲劇化的劇本,音樂傳神地表達樂曲的文字,韓德爾表現得相當拿手。《以色列人在埃及》卻截然不同。由創作的初期起,韓德爾已經特別着重合唱部份的創作。他寫了很多合唱曲,還用到雙合唱團。第一部份本來是將《加露蓮女皇喪禮歌曲》的改編,有大量的合唱部份和援引德國合唱曲《若我已屆死亡之時》。之後的部份,韓德爾就繼續延續合唱主導的風格,還索性放棄 12 行五線譜紙,而轉用 20 行的五線譜紙寫作。第二部份,韓德爾寫了出埃及和十災,而最後一部份則是《摩西之歌》,以出埃及記第 15 章為詞。整部神劇合唱佔了主導,既是說書人,又是埃及的以色列人。韓德爾也把樂團寫得很輝煌,用上了長號、小號和其他大量樂器。但他卻毫不猶疑地把管弦樂團寫成為輔助,為音樂增添色彩。

《以色列人在埃及》的首演反應並不理想。對於當時還是習慣看歌劇的觀眾而言,沒有了劇力萬鈞的詠嘆調,變成龐大而非常長的合唱,似乎不甚合口味。直接以聖經經文作為歌詞,亦成為另一爭論,就連以後的《彌賽亞》,這爭論將一直持續。不過,這劇在 1756 年得到重演,那時韓德爾已經完全喪失視力,但他還是把《所羅門》的音樂改編為《以色列人在埃及》的第一部份。Die Konzertisten 的香港音樂會,演出的正是 1756 年之版本。這部神劇中精采的合唱段落,時而昏暗、時而輝煌,令它成為合唱曲中最偉大的一部傑作。海頓在 1791 年造訪西敏寺舉行的韓德爾節,正是被此作品感動,「就像把我逐回創作的早期,完全諸事不懂之時。」海頓如此說。因着此作品的啟發,海頓將奮力創作他的神劇大作:《創世紀》。

Leave a Reply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