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丰專訪 倫敦闖創作高峰 香港續音樂探索

文章刊於 2014 年1 月號《CASHFLOW》。下載原文

This interview of Hong Kong composer and Lam Fung was published on January 2014 issue of CASHFLOW.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interview is available here.

文:胡銘堯

2012 年,林丰的作品《無盡藏》由英國廣播公司交響樂團首演。音樂會在 7 月 18 日演出,擔任指揮的,是著名的芬蘭大師奧拉莫。而音樂會的標題,只是簡單的 Prom 6

Fung lam

對林丰而言,這是重要而難忘的晚上。《電訊報》的樂評人寫道:「我聽到德布西的意象、梅湘末日中刺耳的號角聲、魏本的嶙峋簡約,甚至是馬勒風格的慢板。這些都在平靜而美麗的音樂表面上像鬼魅般飄過。」英國廣播公司消遙音樂會是每年音樂界的盛事,一整個月排得滿滿的音樂會,觀眾絡繹不絕,幾乎每晚把超過五千位的皇家阿爾拔音樂廳都堆滿。「能在消遙音樂會中首演作品,絕對是世界作曲家夢寐以求的機會。我感到很特別和很幸福的。」林丰在專訪時回想這演出。對於英國廣播公司而言,林丰也是特別的一位:樂團曾在 2007 年委約林丰創作,當時他是該電台所委約最年輕的中國作曲家。

他怎樣開始與 BBC 的合作?2005 年,在曼徹斯特的英國廣播電台愛樂樂團,揀選了四位年輕作曲家為樂團作曲,而林丰是其中一位。之後他寫成了《明》,並且開始獲得電台的監製注意。2007 年,林丰獲邀參與其中一個電台節目Discovering Music,不單要為節目創作一首樂曲,還要一邊作,一邊與聽眾分享創作的歷程。「那是挺怪的經歷。一般作曲家作曲時,不用對人負責,公開交代自己怎樣創作。但是節目要求我要談創作的過程,要為網上的網誌寫點東西,要讓人看到我作曲間做過些什麼。在作品完成前要討論自己的作曲意念,感覺是怪怪的。」不過,林丰認為這個經歷讓他領略到一些創作大型作品的心得。「那是首 23 分鐘的作品,即使對有經驗的人而言,已經是一首很長的樂曲。提早披露創作意念,反而令我提早做一些結構上的決定。」最後完成的一曲《解》,在 2008 年由英國廣播公司音樂會樂團首演,而香港管弦樂團亦在 2011 年將樂曲帶到香港。

逍遙音樂節:作曲家夢寐以求的委約

倫敦的觀眾,因着眾多音樂會和大量的新作和首演,聆聽新音樂的機會,自然比香港的觀眾多,特別是管弦樂的新作上,更是有一定差距。林丰說:「首演之前,音樂廳入面,總會有點興奮的感覺。」作為公營廣播機構的英國廣播電台,亦是為觀眾帶來新刺激的源頭。「電視上有着不同的藝術和音樂紀錄片,對於下一代而言,都是大開眼界的。當他們接觸到新音樂之後,他們不會覺得那是極端的聲音,漸漸會變得習慣。」林丰認為,對於觀眾不熟悉的聲音,觀眾的確未必需要立即愛上這些音樂。但是,當觀眾能不斷有新音樂欣賞時,他們便有更多機會比較不同的音樂。「如果一個人一年只能聽一至兩首新作,那麼聽完那新作之後,也許最多只能以『幾新鮮』和『幾有趣』來總結聽過的音樂。」林丰說,如果有更多新音樂的演出,觀眾可以建立起自己的價值、自己的判斷,什麼是自己喜歡的音樂。「我常對朋友說我不介意別人不喜歡我的音樂,只是我希望原因是他們曾經虛心地探索過不同的音樂,而從中發掘出自己的喜好。」

林丰本身學大提琴,直至到讀大學二年級時才開始創作音樂。林丰說:「我在碩士才開始專注作曲。」在寫成《明》之前,他曾經寫過一首樂曲給管樂團。「當專業樂團奏你的音樂時,那感覺不單很得意,而且很強烈。」就在那時開始,林丰專注為大型樂隊創作音樂。

登上消遙音樂節的高峰後,林丰開始尋求轉變。經歷 15 年在英國的讀書和工作後,他決定回香港定居,為香港的觀眾介紹新的藝術和新的音樂。

「我的興趣其實很廣泛」

2013 至 2014 年是香港管弦樂團慶祝 40 周年的樂季,樂團亦委任了林丰擔任駐團作曲家。除了為樂團譜新曲外,林丰亦希望參與一些音樂會以外的工作,特別是希望能與觀眾有直接的接觸,讓觀眾有所啟發。「我特別希望可以直接接觸更多管弦樂團的觀眾介紹音樂,或者用不同方法介紹古典音樂,欣賞音樂怎樣由無到有。新作品尤其缺乏重演的機會,觀眾沒有機會再聽,很難再去明白和消化音樂。」林丰說,這問題其實並不局限於香港,即使在世界各地亦然。「基於種種原因,新作重演的機會不多。即使是我的作品,重演幾次,通常都是在不同的國家演出,所以應該也不是同一批的觀眾。」林丰認為,音樂會以外的活動,如果能讓作曲家快速介紹新作品內的元素,可以讓聽眾更理解樂曲和當中的結構。

林丰亦不會把自己局限於管弦樂寫作內。「雖然我的主要作品是管弦樂曲,但其實我也寫過好一些室樂和小型作品。即使是歐洲的作曲家,在這世代也很難把自己稱為管弦樂作曲家吧。更何況香港的樂團不多,我也不能期望他們每年都委約我創作吧。」所以,林丰認為,他是面向任何機遇的人。「其實我的興趣不單止是當代古典音樂。我的興趣其實很廣泛;例如我愛聽後搖滾,也愛聽當代爵士。」他雖然以寫作管弦樂著名,但他曾經寫作過的類型,也有點意料之外:他曾為獨立樂隊編曲,為著名冰島後搖滾樂隊 Sigur Rós 與樂團演出而編曲,為劇場、電視創作音樂,甚至寫過印度波里活明星編曲。他直言他的偶像是坂本龍一,由古典音樂出身,之後再做電子音樂和電影。「我相信現在沒有太多作曲家只局限自己聽古典音樂;在這當代世界,你需要聽不同的音樂來令你自己的作品感覺得有時代感。可能我比較幸運,能生活在倫敦,可以欣賞到最新、最前衛的製作和音樂家。我的作品有着很多不同的影響。」

提到香港的音樂教育,林丰鼓勵讀音樂的同學多聽不同的音樂。「我在香港讀書的時候,沒有人同我提過可以作曲。現在這些機會似乎多了,我接觸到很多學作曲的同學。我也鼓勵他們聽更多音樂,趁着年輕去探索不同的可能。」林丰認為,最重要的,是好奇心。「你需要四周圍探索。特別是互聯網吧,唱片已經不太足夠,很多時唱片推出的,都是包裝過、可以販賣的音樂。網上找到的,可以是獨立音樂家的音樂,不是能在唱片找到的音樂。」直至現在,林丰仍是一位在廣闊的音樂世界上探索的作曲家。

延伸閱讀:
林丰網頁 www.funglam.com

Leave a Reply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