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的梅奈塞斯與皮莉斯

讀到巴西大提琴家梅奈塞斯 (Antonio Meneses) 的訪問,急忙要拿起他的新唱片聽一遍,感受一下來自巴西的陽光氣息。

Meneses2

其實,新唱片的曲目,並不太特別有森巴般的躍動。布拉姆斯的第一奏鳴曲,開首的 E 小調旋律,開始時淡淡的哀愁,不久卻變得激動而緊張。舒伯特的琵音提琴奏鳴曲 (Appaggione sonata) 的旋律同樣與布拉姆斯開揚而廣闊,少了點跌宕,但同樣充滿着圍繞藝術家的點點愁思。

大提琴的低沉,的確經常讓人感到淡然的愁緒。梅奈塞斯是美藝三重奏 (Beaux Arts Trio) 的成員,我最愛的布拉姆斯鋼琴三重奏其中一個版本,就是美藝三重奏的演出,作品 8 宏偉的開首,讓大提琴表現出它的璀燦。雖然,梅奈塞斯是末代美藝三重奏的成員,不曾參與我腦海中版本的錄音,但是他在這新獨奏錄音中,卻在那愁緒間展現了大提琴踏實的美感。

610_large_03@3x當然,這錄音其實還有一很重要的亮點。葡萄牙鋼琴家皮莉斯 (Maria João Pires) 早前來港的獨奏會,一直是令人印象難忘的一夜。她獨有的細緻與靈敏,很難被咪高鋒捕捉。她在這獨奏會錄音中,演奏了布拉姆斯晚年的小品作品 117,她把這些樂曲演得不特別誇張,情緒藏在深處,只在那細微的和聲間隱隱溢出:降 E 大調第一首的首段,在轉小調一刻才忽然變得暗淡,平靜如鏡的海面,反射出光與暗的強烈對比。

梅奈塞斯與皮莉斯兩位充滿傳奇色彩的音樂家,將在短期內分別來港演出,梅奈塞斯與香港小交響樂團演拉羅,而皮莉斯則在與蘇格蘭室樂團亮相於香港藝術節。如果嫌他倆獨奏的時間不久長,只好先聽一下這新錄音止止渴。新錄音是來自他倆在英國威格摩音樂廳 (Wigmore Hall) 2012 年的實況錄音,唱片還有孟德爾頌和巴赫的短曲,正好都是十九世紀德奧作曲家的精品,而這兩位有着傳奇色彩音樂家,將他們血裔裏的拉丁熱情,好好隱藏在平靜的音樂底下,讓人仔細地把那不能言喻的情緒慢慢發掘。

front1

Share this post

submit to reddit

發表迴響

scroll to top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