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小交響樂團 X 聲蜚合唱節 演唱三大德語交響巨著

文章刊於 2013 年 7 月號《art plus》。

今年八月,香港小交響樂團將首次與聲蜚合唱節攜手,於兩場重點音樂會上演唱三部大型德語管弦樂合唱作品。

文:胡銘堯

IMG_5540

上年是聲蜚合唱團首辦的一年。原來,香港小交響樂團音樂總監葉詠詩已經暗中在音樂會裏觀察合唱節。「我其實留意了合唱節的總監趙伯承一段時間,除了有欣賞了上年合唱節外,也有看他的一舖清唱的《石堅》。」葉詠詩說,香港難得有一個合唱節,讓喜愛合唱的年青人有演出的平台。「我覺得找一隊好的合唱團,在香港不是一件容易事。有不少合唱團很有歴史,但在沒有資助、沒有支援底下,香港的合唱團很難到達專業的水準。聽過聲蜚合唱節的演出,發現這雖然是新嘗試,但卻有很好的幕後班底。」葉詠詩坦言,香港小交響樂團沒有太多機會演唱合唱的曲目,於是她和小交響樂團就發掘與合唱節合作的可能性。葉詠詩形容,這合作是向合唱節的班底投下信任的一票。

我們談話的氣氛雖然輕鬆,但一提起這信任, 似乎也給聲蜚合唱節的節日總監趙伯承一點壓力。「我們還只是嬰孩,只是第二年,沒有任何人、任何組織可以跟隨。」趙伯承其實在合唱界工作了十五年,具相當豐富的經驗。只是,他說經過這些年日,希望能看到一個能專注演奏交響合唱曲的組織及平台。「我們有好的無伴奏合唱節,也有很有規模的青年合唱節,但總是沒有交響合唱的活動。要將經典的交響合唱作品唱好,根本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聲蜚合唱節就是這樣的一個平台。

建立交響合唱的平台

其實,香港實在不乏合唱團團員。每年的學校音樂節,不少合唱團在比賽下爭個你死我活,競爭的氣氛濃罩着整個學界。葉詠詩說,她其實很清楚香港年輕人的音樂水平。「當早一兩年,我的女兒還要在學校參加比賽時,我就要在比賽場內打氣和做觀眾。「我很清楚年青人的能力,他們反應亦很快,只是聲音較為幼嫰。」合唱節先向這班年青人埋手,挑選其中具有能力而有熱誠的合唱團員。這些挑選的成員只佔小數,其餘大部份的團員,還須公開招募。趙伯承說,這樣分開兩類的招募方式,好讓合唱團中有部份相類似背景的人,但又能在廣大人群中找到適合的合唱者。「五湖四海地廣招人才,我們當然希望能吸引到精英,但卻會擔心背景差異太大風格不一。所以我們一班工作人員苦思良久,想出這個方法。」趙伯承說。

在一邊招募和面試團員時,一邊就要策劃曲目。葉詠詩說,由於早前已約有鋼琴家金鎮秀彈貝多芬第四協奏曲,所以合唱曲選材也向貝多芬先埋手。「今年小交響樂團會演全部貝多芬鋼琴協奏曲。我想,難得有鋼琴家坐鎮,就自然想到唱《合唱幻想曲》。」這是在音樂史中獨特的一曲:樂曲首演於 1808 年,與第五與第六交響曲同場首演,是貝多芬最輝煌的年月。這作品讓人先聽到以後《合唱交響曲》的影子。樂曲巧妙地讓鋼琴、樂團和合唱團合作,歴史上例子不多。而因着有貝多芬,布拉姆斯就順應成章了。《命運之歌》(Schicksalslied) 也不需獨唱者,所以適合這個演出的條件。「我也未試過指揮小交響樂團演出這作品,所以更有新鮮感。」葉詠詩說,而且此曲亦很考驗合唱團。「樂曲的管弦樂部份並不輕,一如布拉姆斯的慣常寫法,合唱團要顯得有份量,但曲中又有清唱部份,風格多樣。」葉詠詩將指揮合唱團與樂團演貝多芬與布拉姆斯。

至於另一場合唱節的重頭戲,則是由里霖 (Helmuth Rilling) 指揮,演出海頓的《創世紀》。這是德國大師指定的作品,而細心觀察下,演唱《創世紀》的,反而是青年合唱團,與唱《命運之歌》和《合唱幻想曲》的不同。趙伯承說:「里霖老師對上年青年的合唱成員印象猶深,今次給青年合唱團演《創世紀》,是給他們很大的挑戰。而里霖老師今年亦刻意不在其他地方演《創世紀》,就是留給香港的年輕樂手。」海頓當年在倫敦聽過韓德爾的神劇後,立意要為後世多留一首傑作。時年 64 歲的海頓,離開了埃斯塔哈西家族後,在英國及歐洲享有不薄的名氣。但與他量產的交響曲不同,他卻花了一年半寫這部神劇。他從沒有試過為單一首作品花這麼多時間去創作,而他亦承認自己份外用心。 海頓如此形容:「我花很多時間去寫,因為我期望它能久歴時日。」分三部份的神劇,先敘述天與地的創造,之後就是百花走獸與人類,最後在合唱聲中,敘述始祖阿當與夏娃在伊甸園中之樂與讚美。

Helmuth Rilling

Helmuth Rilling

海頓、貝多芬、布拉姆斯
三部德語巨著

演唱三部德語巨著,最大的挑戰自然是掌握德語。訪問之時,雖然合唱團還未正式埋班受訓,但趙伯承就私下約了一些團員,先來個德語補習班。「德語最重要的是語調。里霖老師很強調發音要正宗,而香港人總難免有些香港的口音。那些輕柔的子音如 -ich,總是太硬;W、V 與 F 就是沒有分別。這些都是德語中很細微的分別,我們先要讓唱歌的人的耳朵習慣和分辨出來。」趙伯承說,里霖是德國南部的人,發音不像北部人般那麼濃重,所以他也希望先四處奔走,為團員在基礎上下一些功夫。

至於正式埋班訓練,就會在暑假的時候密集進行。青年合唱團的,名副其實是集訓。他們將會在香港教育學院中一起練習,一起生活,過些宿營的日子。「我常把這個集訓想成是大學迎新營!要練歌,但也花時間在領袖訓練,我希望這些日子是有趣的日子。」六十個來自不同中學及大學的合唱精英,自不然經歴過在香港甚至是世界比賽舞台上鬥個你死我活,趙伯承笑說,最想看的,是他們會不會打起交來。「還是舞台上鬥爭,舞台下可以和平共處。這實在是很有趣!」

而對聲蜚節日合唱團,也有很高的排練出席率要求。「除了九成的出席率,最重要的是我們希望檢視每位團員的進度,即使他們練習完回家,還有功課要做。」趙伯承說,如果有人掉後,導師們就要找他們出來,給他們額外練習,讓大夥兒都有相近的進度。

這是聲蜚合唱節與香港小交響合唱團的首次合作,兩位總監都希望能擦出火花。 趙伯承說:「坦白說我不知道下年是什麼光景,但是能與小交響樂團合作,肯定是我們很大的功課。對於我們來說,要求進步是必然的。很多事由不知怎樣起頭到現在慢慢實現,對於我來說也是一個進步。」葉詠詩則期待着香港合唱有新一頁。「我們不是一朝一夕能像倫敦般有着眾多熱切的合唱者, 但我對香港合唱團的水準很有期待。我對他們有很大的信心。而這次的合作,將會是給我們辦樂團的一個很好的經驗。」葉詠詩說。

Leave a Reply

To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