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白遼士:敢於幻想的做夢者

白遼士:敢於幻想的做夢者

由幻想到現實,白遼士經歷了當中充滿矛盾的一生。他的音樂,因着了無束縛的幻想力,解開音樂的無窮可能。他的聲音新穎,即使是當今現在,也是新鮮得令人詫異。這些新可能,或許只有如白遼士一般自由馳聘於想像世界的人,才能敢於做到。

庫普蘭:莊諧並至的鍵琴大師

庫普蘭:莊諧並至的鍵琴大師

1726 年,庫普蘭在出版的《王室音樂會》中,勾劃出他一生融滙文化的願望:「法國與意大利的風格,分裂了法國音樂多年。對於我而言,我只追隨優秀的作品,並不存因着作者或國籍產生的偏見。我持着中立的見解,跟隨這些良好願景,直至現在。」

穿梭於意大利歌劇與非洲大戰的虛實  南非第三世界失序藝團《馬克白》

穿梭於意大利歌劇與非洲大戰的虛實 南非第三世界失序藝團《馬克白》

萌生此製作概念的導演貝利寫道,正如歐洲人在殖民時期建立教堂,現在「消失在中非的森林或草原上;一個舊日留下的紀念,現在只剩陋室空堂,牆上佈滿彈孔、塗鴉和藤蔓,破敗不堪。」將莎翁與威爾第的兩大經典比作教堂,歌詞與音樂的彈孔,訴說非洲戰爭血的故事,就是整個製作概念的開端。

馬勒第八交響曲——輝煌的讚歌

馬勒第八交響曲——輝煌的讚歌

馬勒第八交響曲於 1910 年 9 月 12 日在慕尼黑首演。這場首演,毫無疑問是馬勒人生最輝煌的一刻。他之前在維也納宮廷劇院擔任了十年的音樂總監,也是一位聞名、完美主義、工作狂的指揮。那時,他離開紐約回到歐洲大陸過夏天,並且指揮首演這首大作,公眾都熱切期待。

Interviews Whom I’ve met…

Reviews What I’ve heard…

Music History

News and Event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