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爾格:以血肉寫成音符的自傳者

貝爾格一生的音樂,卻是充滿「血肉」:這句「血肉」(Fleisch und Blut),既存在於少年時與瑪莉書信中,希冀熱情地抱着他親生的女兒,也存在於歌劇《伍采克》的歌詞之中。

貝爾格:以血肉寫成音符的自傳者

貝爾格的老師,在教學以外,經常找貝爾格處理私事,還經常投訴他辦事不周。在音樂上,老師並公開批評貝爾格的作品簡短,「不重要而且沒有用。」

他一生就是不停努力,走出老師的惡言惡語 。他曾形容,與老師的關係是「一生最大的問題,而且是維持了幾十年還未能解決」。


貝爾格因着荀伯克在報章刊登的廣告,成為他的學生,成為追隨荀伯克中的音樂家核心的一位。

貝爾格 (Alban Berg) 1885 年生於維也納,雖然住在維也納市中心的大宅內,但可惜在貝爾格年少的時候家道中落。貝爾格在學校的成績並不好,雖然懂得彈琴,但音樂只能是興趣,而以他的才智,更談不上讀音樂學院。於是,畢業之後,他只能當見習公務員,還要沒有薪金。

十七歲時,貝爾格與家中的女傭瑪莉 (Marie Scheuchl) 發生關係,並誕下了一名女兒。當時,她比貝爾格年長 32 年,基於社會階層的分野,或許也因着瑪莉年紀較長的關係,她選擇保護貝爾格,不公開父親是誰。雖然,貝爾格在不久的將來,會承認自己有私生女,但她的女兒在出生後就被送往孤兒院,直至瑪莉在小女孩四歲那年,另嫁別人,小女孩才離開孤兒院。

1904 年,當貝爾格十九歲的時候,他看到報章上由荀伯克 (Arnold Schönberg) 刊登的招生廣告,毅然成為他的音樂學生。荀伯克當時正準備大型作品《古雷之歌》(Gurrelieder) 的首演,並同時得着馬勒 (Gustav Mahler) 與理察.史特勞斯 (Richard Strauss) 的讚賞,並為他在柏林與維也納帶來教學職位。但是,這些工作都相當短暫,所以荀伯克一直以私人教授的形式,與跟他志同道合的年輕音樂家上課。

與貝爾格同時加入荀伯克圈子的,還有魏本 (Anton von Webern)。荀伯克教授的,是整套音樂的理論:和聲學、對位法、曲式等等。他雖然認為貝爾格有創作的才華,可是他卻認為這位年輕音樂家腦袋裝着的,只有歌唱的旋律,而沒辦法想像樂器的聲音和它們如何操作。「他的想像力,讓他不能創作歌曲以外的音樂。即使是鋼琴伴奏也像唱歌一般。」荀伯克如此形容。

於是,荀伯克只讓貝爾格創作一系列的簡單器樂曲,由小步舞曲至圓舞曲、變奏曲至諧謔曲,總之就是不停寫小品以作練習。

兩位學生於 1910 年「畢業」,以他們的「作品一」總結學過的創作方法。魏本寫了一首大型的管弦樂帕薩卡利亞,而貝爾格寫的,是長度一樣、卻只用一件樂器的鋼琴奏鳴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