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克里亞賓:冥想藝術真理的異士

史克里亞賓留下了一本綠色的記事本,把天馬行空的思緒記下。「我希望以我的獨特,把一切吞噬。」他寫道。「世界尋找神。我尋找自己。世界顧盼神。我顧盼自己。我就是世界。我在尋找神,因為我就在尋找自己。而人類啟蒙的歷史,就由我的尋找與歸來之時開始。」

史克里亞賓:冥想藝術真理的異士

史克里亞賓亞賓一生與不少人書信來往,可是他卻從來不留下任何人給他的回信。出版商、妻子、指揮、友人,一封也沒有。

可是他卻留下了一本綠色的記事本,就是他把天馬行空的思緒記下的本子。「我希望以我的獨特,把一切吞噬。」他寫道。「世界尋找神。我尋找自己。世界顧盼神。我顧盼自己。我就是世界。我在尋找神,因為我就在尋找自己。而人類啟蒙的歷史,就由我的尋找與歸來之時開始。」


史克里阿賓的媽媽是位職業鋼琴家,可惜在他出生後不久媽媽就因病過身。但結果史克里阿賓卻有着出眾的鋼琴才華。
史克里阿賓的媽媽是位職業鋼琴家,可惜在他出生後不久媽媽就因病過身。但結果史克里阿賓卻有着出眾的鋼琴才華。

史克里亞賓 (Alexander Scriabin) 生於俄曆 1871 年的聖誕日。他的家庭自十三世紀開始成為俄羅斯貴族,並在十六世紀開始定居於莫斯科。他的家族當中,不少成員是軍隊成員,他的父親卻是少有的例外。父親修讀法律期間,與一位有着良好演奏事業的女鋼琴家結婚,婚後不久誕下了史克里亞賓。可是,史克里亞賓無緣跟母親學習鋼琴,因為母親在他未足歲時經已過身。

史克里亞賓在年紀輕輕時已表現出音樂天份,可是到入學年齡之時,他卻希望入讀軍校。他在軍校讀書時,不能掌握如何運用武器,反而令他更愛音樂。他把蕭邦的音樂放在枕頭下;他帶樂譜到班房上課;他甚至開始寫圓舞曲、瑪祖卡、練習曲、前奏曲與夜曲。「我的音樂像蕭邦?」史克里亞賓曾哭着說:「那不是偷的,那是我的。」

1888 年,史克里亞賓被送進莫斯科音樂學院。在此之前,他跟隨嚴師茲韋列夫 (Nikolai Zverev) 學習。他的同班同學,包括拉赫曼尼諾夫 (Sergei Rachmaninov)。他的同學,大都能拿着管弦樂譜就彈起來,而史克里亞賓則更厲害,只要給他任何練習曲,他也能在一小時內練起,還不用再望樂譜一眼。茲韋列夫對他特別偏心。

於是,他不用考入學試,就能入讀莫斯科音樂學院,並且成為學院中最頂尖的鋼琴學生之一。雖然茲韋列夫一向不鼓勵學生創作,但史克里亞賓一直有創作樂曲。只是他寫的音樂,都是蕭邦一般的小品曲,欠缺大型的作品。他更跟作曲老師阿倫斯基 (Anton Arensky) 吵架;老師要作曲畢業的學生寫一部歌劇與寫一首賦格,拉赫曼尼諾夫十七天之內完成了歌劇,史克里亞賓就連筆也沒有動過。

最後,史克里亞賓以僅次於最高榮譽的「小金牌」畢業。獲得稀有「大金牌」的,是拉赫曼尼諾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