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格納:追尋藝術自由的公民

華格納是一位敢言的革命者,支持平民發起與政府對抗的運動。他期許着自由,不單是政治上的,更重要的是藝術上的自由:作為一位藝術家,應該為他所追求的藝術與完美世界進發,而不受金錢與社會束縛。

華格納:追尋藝術自由的公民

華格納離開德累斯頓,是 1849 年 5 月 18 日。通緝他的公文如此形容他:「華格納約 37 至 38 歲,中等身材,茶色頭髮,戴眼鏡。」

華格納笑說:「這句適用於很多人身上!」事實上,華格納的獨特,在音樂世界裏適用於華格納身上的形容詞,將沒有太多句能用在他人身上。


華格納早年接觸過貝多芬的音樂,立即着迷,並且幻想自己與他相遇,寫成小說。

華格納 (Richard Wagner) 1813 年生於萊比錫 (Leipzig)。華格納的父親在警察局當職員,但在華格納只有半歲的時候,父親就感染傷寒過世。他的媽媽帶着年幼的華格納,投靠了演員兼畫家基亞 (Ludwig Geyer),後來成了華格納的繼父。華格納甚至在年少時,改隨繼父姓基亞。後來,他才還原稱自己為華格納。

基亞因着皇家劇院的工作,一家於 1822 年移居德累斯頓 (Dresden),並讓華格納在當地最歷史悠久的十架學校 (Kreuzschule) 就讀。德累斯頓的皇家劇院,亦即是韋伯 (Carl Maria von Weber) 工作的地方。華格納亦因此接觸到不少戲劇與音樂,並且自然地被這些藝術吸引。他起初偷偷地學音樂,後來到十八歲的時候,正式入讀萊比錫大學學習音樂。

在這個時候,他開始着迷於貝多芬 (Ludwig van Beethoven) 的音樂。那是貝多芬逝世還不到五年的時間,他雖被人紀念為維也納最有音樂才華的人,但是欣賞他作品的人,並不是多數。貝多芬晚年的音樂,天馬行空,不是所有人能夠理解他的音樂,甚至作品被認為是瘋人瘋語。不過,華格納甚為欣賞貝多芬,特別是對他的交響曲情有獨鍾。他在這年紀,已經將整部第九交響曲的管弦樂譜,改編為鋼琴版本。「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成為謎一般的目標,讓我對音樂產生很多奇怪的想法與慾望。」華格納如此回憶。

十年後,他會寫一部題為《向貝多芬朝聖》(Eine Pilgerfahrt zu Beethoven) 的小說,幻想自己親自拜訪仍然在生的樂聖。「當我的新作被討論時,你可以代我辯護。」貝多芬會如此跟華格納「說」。「R 先生,我還未是一位瘋人,雖然我活得夠不快:別人希望我跟隨他們的『美善』而創作,但他們從不想我,一位可憐的聾人,有自己的意思,就是我只能寫我所感受。如果我能夠想像和感受他們所言的美,只會徒添我的不幸!」

貝多芬是華格納的目標,也是他要繼承的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