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伯:浪漫主義承先啟後的橋樑

《魔彈射手》預視了德國歌劇的將來,以後的作曲家,不少都仰慕着韋伯為音樂的付出。而韋伯啟發了德國歌劇的將來,特別是華格納。韋伯成為了德國音樂承先啟後的核心人物。

韋伯:浪漫主義承先啟後的橋樑

年輕的韋伯的創作,早就被評論讚賞,認為有貝多芬的影子。可是,他卻不太放在心中。「對於我而言,我與貝多芬的見解實在相距太遠,甚至無法完全同意他。」他認為貝多芬音樂雖然充滿激情,但是意念卻雜亂不堪,只是天馬行空。

當貝多芬的創新,還在被其他藝術家理解和消化之際,同一時間在討論的,就是德國音樂的出路。


韋伯自小展現音樂天份,同時因着父親開辦的劇院,令他天生與劇場結下不解緣。

韋伯 (Carl Maria von Weber) 生於德國北部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 (Schlewig-Hostein) 中的小鎮奧伊廷 (Eutin)。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長年累月,被北方的丹麥與南方的普魯士 (Prussia) 拉扯,其國籍身份問題,將一直困擾着十九世紀的政治。1778 年,韋伯的父親法蘭斯.安頓 (Franz Anton Weber) 跑到北部的大城市呂貝克 (Lübeck),成為當地劇院的音樂總監,並且在 1785 年娶了他的第二任妻子,並且在奧伊廷成為當地城鎮的音樂家,一年之後,就誕下了韋伯。

法蘭斯.安頓在韋伯誕生後不足一年,就舉家移往漢堡 (Hamburg) 居住,並且成立了以韋伯為名的劇場公司,專門演出德語戲劇與歌劇,公司的演員,包括有韋伯的媽媽—比法蘭斯.安頓年輕三十年的維也納女歌手,以及法蘭斯.安頓與前妻誕下的兩名兒子,以家庭檔的身份,遊走於德國多個城市。韋伯的童年不停隨家人穿梭於演出城市之中,根本沒有好好接受教育。

但是,法蘭斯.安頓感受到韋伯對音樂的敏銳與才華,並且希望他會成為一如莫扎特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般的音樂神童,既是年幼能掌握樂器,也能寫得好的音樂。法蘭斯.安頓找來好老師,讓韋伯學習,其中包括海頓的弟弟米高.海頓 (Michael Haydn);十一歲時,韋伯出版第一部作品,十三歲已經創作歌劇。法蘭斯.安頓也積極將他的兒子,吹捧成莫扎特第二。

畢竟,莫扎特雖然已經仙逝,但韋伯一家,都想傳承着莫扎特的遺風。因為莫扎特的妻子,本姓正是韋伯,也是韋伯的伯父的女兒。